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84:嚣张杨乾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珞一行人沿着寺院观赏园的小径走着,迎面走来一群莺莺燕燕,有四位富贵小姐作扮的俏丽女子,身后随着几名丫鬟。

    “前面可是谢瑾公子?”

    迎面相隔几步,那群女子齐齐驻足微微曲膝行礼,一名身穿淡紫色衣裙的女子轻启朱唇相问,一句话问出口,已经羞的满脸通红,微微垂下头去。

    谢珞一行人抱拳还礼,她一眼扫过这些女子,缓声说道:“正是在下,烦请小姐相告如何认识在下?”

    “我们姐妹都是庆阳的手帕之交,郡主曾来信让我们在京城要照看你。”

    那名身着粉色纱裙的女子落落大方的看着谢珞,眸子里闪烁着灵动,她的言行比之近处看不到容貌的其他三位女子少了几分羞涩婉约,多了大方得体。

    “照看?”谢瑾狐疑出声,男子还需要闺中女子照看?

    那穿着粉裙裳的女子抿了抿嘴,俏丽的脸蛋布满不悦的表情:“这位是谢珞公子?莫要瞧不起人,适才我们过来之时,已经向过路的大哥问清了情况,秦恩云被下了狱,虽说你们安然无事,但也不能轻易否定我们要赶来相助的好意。”

    谢珞兄妹听出了一些眉目,谢珞问道:“敢问姑娘姓徐还是姓朱?你们为何会猜到秦恩云要找我的麻烦?”

    徐莹莹嫣然一笑:本姑娘姓徐小名唤莹莹,这三位是林小娘,柳小娘,陈小娘。我们一直密切跟踪秦恩云,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人影,问了别人才知道他往此处来了。”

    三位羞涩垂首的小娘悄悄交换了一下眼色,脸色霎时一红。莹莹真敢说,何止是一眨眼的功夫,姐妹们在法会上听平南王念了许久的祭文,又听到那首谢瑾写的诗文,这才想起他来。

    也幸好谢瑾安然无事,否则他有个好歹,可就有负郡主所托。

    谢珞拱拱手:“多谢几位姑娘的好意,在下确实安然无恙,不过下人受了伤,正要送他们去医馆疗伤,我等就先告辞了。”

    徐莹莹闻言柳眉一凝,暗道谢瑾当真是不拿我们姐妹当回事,居然这般敷衍,要送下人去医馆疗伤?

    三位女子闻言并无太多介怀,抬起头来正要告别一声,倏忽间她们的眼眸竟一同发出烁烁亮光。

    “我很欣赏你写的祭文诗,我有御赐金创药,可以赏给你。”

    蓦地响起熟悉的声音,谢珞回头看去,只见杨乾正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他背着手迈步走来,脸上挂着戏谑的表情,待走到近前,递出手中的瓷瓶子。

    赏你妹!贼就是贼,伤药都随身携带。

    谢珞凶狠的目光剜了他一眼,犹豫片刻就伸手接过递给小秋。

    “多谢这位公子仗义。”谢珞面带微笑道谢,心底暗骂他小贼,暂且忍你。

    杨乾漠视她,扭头就走,后背传来一句揶揄的话:“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我用得着你多谢?”

    谢珞愤愤的盯着他的背影,暗恼他就不能说人话?够嚣张跋扈,最好别有求我的那一天,否则我定会将羞辱十倍还之。

    “徐姑娘,这位公子是谁?”

    正在赌咒发誓的人听闻耳边响起谢瑾说话的声音,立时凝神倾听。

    徐莹莹看着杨乾的身影,淡淡一笑:“他叫杨乾,是王爷的养子,王爷对他的宠爱胜过亲子,就连皇上也很喜爱他,时常召他入宫伴驾。”

    谢珞的目光扫过这几位姑娘,她们还在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徐莹莹不同那三位姑娘一般花痴,看向杨乾的背影目光清澈透亮。

    “几位姑娘,我等就先告辞了。”谢瑾兄妹告罪一声便走了。

    出了寺院,小秋告知一声同来的马车,二位少爷先行回家。

    回到谢宅,谢珞吩咐小桃守着谢瑾读书,自己前往父亲的院落,打算要告诉他今日发生之事,如今父子休戚相关,那些人要将矛头对向父亲也不无可能,总不能让父亲毫无防备挨了算计。

    父亲今日休沐,谢珞来到他的院落,伺候的三个丫鬟都跟着大梁氏去了寺院,相隔不远时,谢珞见着父亲的贴身长随谢岩侯在书房外。

    谢岩三十二岁,他是五年前才跟着谢无庸的,此人身材魁梧,长得方面大耳,一看就是身怀武艺之人。

    那日过继,整个宅子的下人来叫拜新主人,谢岩并未出现,父亲介绍了一番此人来历,今日方才得见。

    谢岩本名熊岩,是江湖游侠。五年前家中有亲兄长熊旻牵涉命案,被人诬告下狱,是当时的建康县尉谢无庸替他洗去冤屈。游历归来的熊岩得知此事,独身前往谢宅卖身报恩,谢无庸连番推辞,不奈他赖在宅门外三个月都不肯离去,放言要一辈子替恩人看守门户,无奈之余又感念他的诚心,谢无庸收下了他,却未拿他的卖身契。

    “老爷,少爷过来了。”

    谢岩目力过人,谢珞远在回廊之时便已经看清来人,他轻轻敲了两下书房门,向里头禀告一声。

    不多时,谢珞来到书房门外,脸上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谢管事好啊。”

    谢岩一愣,半晌都回过神来,自己在外胡混十余载,也算是见多识广,从未见过有跟下人谦逊的主人。

    谢珞站定,端着微笑看着他愣神。

    “吾儿进来。”

    书房内的人听见外头一时无声,不免要先发话。

    “小的失礼了,少爷快请进。”谢岩闻声回过神来,忙推开房门。

    谢无庸见儿子进来,一手指着书案侧的椅子说道:“瑾儿坐下说话,你来找爹可有事?”

    谢珞神色坦然自若,心底发虚,不敢开门见山就直接说,坐下后随意扯些话题,“爹今日休息,您为何不出门走走。”

    “爹也想外出游玩,只是这手头上还有麻烦的公事要处理,脱不开身呐。”谢无庸叹道。

    京兆府左右分割为两县,东江宁和西建康,父亲是建康县县令,县令也分三六九等,京兆县令乃从四品官阶。

    谢珞闻言心中一动,漫不经心的问道:“爹有烦心事?可以说给儿子听吗?说不定儿子还能帮您一同商量解决之道呢。”

    谢无庸笑骂道:“毛头小子,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你还能帮为父?

    “爹说来听听,没准狂风大作也闪不了舌头。”谢珞笑嘻嘻的说道。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