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83:文武相争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公子先退下。”冯进连忙上前将他拉开,阻止他暴起发难。

    秦恩云刚刚扬起的胳膊被扯住,他恶狠狠的瞪了谢珞一眼,顺从的退回去。

    冯进见他退却,扭头看着谢珞说道:“谢瑾可有证据证明你说的是实情。”

    谢珞一手指着满脸红肿淤青的易生和小秋,口气直冲的说道:“学生的同伴满身是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冯大人”范元堂看着冯进,义正严辞的说道:“谢瑾公子为南江战役立了大功,本官相信冯大人会秉公办理,不会让人寒了心。”

    冯进闻言一窒,这是警告自己,让谁寒了心?肯定是文官啊,自己岂敢得罪庞大的文官群体,恶了他们极力吹捧的小子,要跟武官打擂台全都仰仗谢瑾,眼下谢瑾这小子身上不容有一星半点儿的瑕疵。

    “冯某人岂敢。”冯进自嘲一声,他妥协了,为官者最重要的是识时务,认清眼前的形势,文武相争可不是党争可睥睨的,即便是同一个阵营的文官都想着要踩武官一脚。冯进猜想文官高层或许有更大的谋算,他岂敢做挡路石?

    至于得罪了上峰都要巴结的人物?已不足道哉,或许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何不就坚定决心破釜沉舟,应当会有补偿。

    秦恩云见他要妥协,心中大感不妙,立即出言威胁:“冯进,尔敢?”

    谢珞一脸欣赏的望着这位纨绔子,安安静静地跟着众人一起冷眼旁观这场闹剧。

    冯进脸色一沉,声厉俱色的呵斥道:“竖子大胆!竟敢以下犯上直呼本官名讳。秦恩云,你可有官身爵位?草民冒犯本官且不说,你仗势行凶,本官一定要向皇上禀明。”

    “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秦恩云声厉内荏,心知此番已是逃不过去,仍要放出一句横话。

    谢珞闻言不禁感慨纨绔之辈,当真是无知可笑,他岂知此话正是能让冯进好过的一剂良药,一个身有铮铮铁骨,不畏强权的文官新鲜出炉。

    冯进心中感激这个没有半点儿头脑的傻子,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缓缓踱步走近秦恩云,迅捷的出手,一巴掌呼在他脸上。

    “你竟敢打我?”秦恩云措不及防被扇了一巴掌,他一手捂着脸颊,狠戾的目光瞪着冯进。

    冯进满不在乎他的目光,语气淡淡的说道:“本官何惧你?何惧你身后的魑魅魍魉,有何报复尽管使来,本官等着!远的且不说,而今你要担忧的是自己,本官却是不想让你好过,尔等是自行去大理寺监牢还是让本官禀明平南王再押着你去?”

    秦恩云冷哼一声:“好好好!本公子自行去。一切都是本公子指使的,与他人无关。”

    冯进岂会让他独做好人,忙接腔说道:“那些行凶之人都要去,与此事无关的二位公子就不必去了。”

    秦恩云阴翳的目光扫视一遍今日何他作对之人,心中暗暗发誓,绝对要让他们不得好死,他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看了半晌之后,毅然挺着胸膛迈步走向亭榭外,身后那些打手紧紧跟上。

    看着他远去,两位乌衣郎神色尴尬,徐光良收回目光,扭头看向冯进拱手说道:“学生多谢冯大人明断是非,我们就先告辞了。”

    朱本明也客气的拱手:“学生多谢冯大人。”

    二人道谢一番不等回应便提步走出亭榭,才走了两步,朱本明回头看着谢珞,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谢公子,我们也是国子监的学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这是撂下狠话了,此二人都是帮凶,适才为了减少那两位大人的敌对压力,暂且跳过他们,以后会有算账的机会。谢珞懒得看他们一眼,漠然转身背对他们说道:“两位学兄好走!在下就不送了。”

    待他们走后,谢珞兄妹向两位大人作揖致谢,“学生多谢二位大人正义相助。”

    范元堂笑呵呵的说道:“不必多礼,这是本官应当做的。”

    “范兄说的是,此间已无事,本官就先回署衙了。”冯进一脸淡漠。

    范元堂态度和善:“本官也先行一步。”

    谢珞兄妹客客气气的随在他们身后,将他们送出亭榭。

    两位官员走了,亭外看热闹的几位香客也散去,亭榭中就剩下谢珞一行人,谢珞望向谢瑾,问道:“你可知他们说的‘应该做的’是何意?”

    谢瑾想了想才道:“他们肯相帮,是因为文武相争的根本因由,文官和武官之间一直都在为权利和利益而不断的试探与争斗,此次因为你,文官会从中获益不少。”

    顿了顿,谢瑾又叹息一声:“自古以来文武争斗是君王的平衡之道,能免去了一家独大威胁君权。”

    谢珞微微颌首,谢瑾是个有眼光的人。

    易生似懂非懂,认真的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小秋听不懂也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自己的伤势,正伸手揉搓着身上最疼痛的胸口。

    “小桃,你扶他们坐下。”

    谢珞瞅见小秋的动作,暗骂自己真是无良老板,员工尽忠职守身负工伤,自己要第一时间慰问关怀备至才是。

    小桃扫了一眼他们的身上些许血泽,脸上露出不情愿的神色,皱起鼻子哼哼一声:“奴婢才不扶他们,浑身是血脏死了。”

    浑身是血?

    谢珞认真的扫视一遍他们,身上的衣服仅有丝丝血迹,都是拳脚伤,也幸好那些打手不敢在今日动武器。

    小秋听了小桃的嫌弃话,腼腆的笑了笑:“不碍事的,小的不疼,比我爹揍我轻多了。”

    易生不思量自己的伤势,怯怯的提醒道:“少爷,小的满脸都是伤,跟着少爷会给您惹来麻烦,咱们早些回去吧。”

    谢珞兄妹交换一个眼色,谢瑾开口说道:

    “无妨,少爷不在意别人的议论,你的伤势才是要紧的,咱们先回家上药。”他的的语气淡淡,却能听出浓浓的关切之情。

    “两个小男子汉英勇无畏,少爷记住你们的功劳了。”谢珞半玩笑似的夸赞一句。

    小秋一听,挺起胸脯嚷嚷:“少爷,咱们就是男子汉,请您不要加个小子。”

    小桃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走吧!小男子汉,还不如姐姐我呢。”

    (https:///book/75/75953/476741588.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