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81:打架斗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建宁帝轻嗯一声,无所谓道:“自无不可,誊抄之后就去会场吧,朕就不去了,谢瑾先退下。”

    谢珞忙躬身行礼告退:“草民遵旨。”

    出了神龟殿,谢珞听闻关门的声音,心中猜想皇上怕是要留在此处为英魂诵经,或许是真心实意,却也是一场不言而喻的戏码,一切只为让满朝文臣明悟上意,等他们群起上奏不封侯,揣摩上意可是官场必不可少的才具。

    宣扬一场超度法会,皇上亲自为英魂诵经超度,可以收取天下士兵的心。且也可让天下之人领悟,同一场战役逝者已矣,生者已是得幸。

    皇上如此费周章,可不是皇上真的吝啬爵位俸禄,而是如今的朝堂不宜让实力和势力有过度变化。这场战役的主帅是平南王世子,为求平衡,多数将领兵卒都是镇北王一方。赏功平南王世子加爵,那镇北王阵营就要多出几位勋贵,这可不利皇上的平衡之道。

    且不想这些,谢珞挥去脑海中的思绪,下一刻想着要去找谢瑾,超度法会的会场,应该能找到他。

    谢珞凭着记忆一路走回刚才的会场,此时会场同样是人满为患。

    适才讲经的高台上有德高望重的得道高僧在做法师,高台下的跪坐着数百名高僧,正敲着木鱼诵经。

    会场内外已无站立的人,全都跪坐在蒲团上跟着僧人诵经。僧人后面跪坐着数千信徒,无一例外都是高门大户的信徒香客,如此盛大的场面,普通百姓是进不来的。

    走入会场末位,谢珞跪坐在蒲团上虔诚祈祷,眼睛偷偷眯起一丝缝隙,状似不经意的四处瞄,将近两千人,要如何找得人。

    “二少爷。”

    谢珞正泄气呢,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小秋轻声叫唤,转后头去瞧见他正走近自己。

    “二少爷,跟小的走吧,三少爷特地让小的在此等候您。”

    小秋带着谢珞去了寺院的湖榭,瞧见谢瑾正坐在湖榭边上的石板上看风景,而湖榭中间的石桌围坐着三个陌生的身影,他们身侧站着数十名仆役。

    站在湖榭外的易生眼尖看见谢珞,一把操起小桃的伞、一路小跑着过来撑起油纸伞,脸上笑嘻嘻的说道:“少爷去哪儿了?这日头太烈,小的给您遮遮阳光。”

    这时,湖榭中坐着的三人看向亭外,身着白色素裳的年轻人,大声嘲笑道:“假娘子肤白如雪,原以为是何郎傅粉,不曾想是犹如女子一般爱美如斯,见不得阳光。”

    坐在他左右两侧的两位公子立马捧哏,一人说上一句。

    “本公子也是疑其著粉,瞧了眼前一幕方才释然。”

    “这位小娘子比之青花馆的小相公更美艳动人。”

    湖榭三位年轻人看着谢珞,脸上都挂着刺眼的讥笑。

    谢珞挥退了易生,边走边望向亭中出言不逊之人,心中疑惑这三位年轻公子是谁?刻薄的言语挑衅,跟自己有仇怨?

    待到进了湖榭,谢珞瞧清了他们样貌,三个年轻公子哥,气质样貌不算平凡,其中有一人脸色白皙,却隐隐透着不健康,眼窝略略凹陷呈青紫色,是时常熬夜或是酒色过度而造成的。

    此际,那青紫色的眼眶中,一双阴冷的眸子正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谢珞。

    迎向他的目光,谢珞竟是敏感的察觉到一股凉透心底的杀意。

    谢珞微微眯起眼睛,脑海中思索着此人的身份,其实也不难猜测,“这位许是秦公子?”

    秦恩云嗤笑道:“你不仅生就娘子样貌,还生了玲珑心,不错!本公子就是姓秦,南江战役主将的嫡孙秦恩云。”

    看风景的谢瑾转过头看向亭中,面无表情的说道:“体貌娴丽,所受於天也。”众人皆听出他的的语气里无奈多于自豪。

    “我长得清秀美丽,是老天爷给的,实非我所愿。”谢珞无奈的看了一眼天空,下一刻又紧紧的盯着秦恩云的脸庞说道:“倒是秦公子的面相令人惋惜。”

    “如何要你惋惜?”秦恩云冷冷道。

    “你的脸色发白,眼圈青淤眼白发黄,唇色无华,耗敝精气而至於短折,何不自惜之甚也。”这是说他短命相。酒色过度,精气亏损要早死。

    此话一出,小秋二人捂嘴偷笑,小桃害羞的别开脸去。

    秦恩云等人怒目而视,秦一拍石桌,愤怒的站起身指着谢珞骂道:“险恶小人胆敢咒本公子?”

    谢珞一脸无辜,摇晃两下脑袋,真诚的辩解道:“秦公子此言差矣,在下是好意规劝,你会有如今这般样貌,定是身边无好心人劝你,否则秦公子岂会如此不惜身。”

    身边的人不劝就是坏心眼儿,劝了就是死性不改,这番言语犀利挑拨,秦恩云三人脸色都阴沉沉的,徐光良怒极,他扭头看向朱本明,二人对视之下同时点了点头,朱本明恶狠狠的看向身材高大的手下,怒嚷道:“还愣着干嘛?给少爷打死他。”

    “是,少爷!”

    谢珞等人骇然一惊,一言不合就要动粗?这等纨绔做派还从未领教过。

    谢瑾最先反应过来,在那帮狗腿子冲上前之际,疾步闪身挡在谢珞身前,敏捷的出手推开最先上前的打手。

    打手收到的命令是打死那个出言不逊的小子,挡在身前的小子,颇让他们踌躇,领头之人扭头看向家主子。

    “一并打死。”

    徐光良话音刚落,第一个动手打人的竟是小桃,她抡起手中的油纸伞死命狂砸那快要靠近谢瑾的打手,口中慌忙大喊:“小秋你要死了,快护着少爷。”

    小秋浑身上下激动着抖的厉害,跟他爹学了一身武艺,胆子小的可怜,从不敢与人动手,眼下少爷要被人欺负了,他气的目眦欲裂,猛然高声一吼,犹如猛虎一般冲了上去,将正欲打小桃的两个打手一脚踹翻在地,又与谢瑾,易生合力挡住十二名打手的进攻。

    那些打手都是练家子,谢瑾和易生不敌,谢瑾有小桃跟谢珞帮手,至少还能抵挡一二,小易生被几名打手按在地上狂揍,双臂护住头,倔强的一声不喊。小秋一人被多名打手围攻,帮不了小秋,搏斗十几息的时间全靠小秋一人撑住。

    在这时间里,湖榭外有不少过路的香客往这边过来,十几息功夫已经有两位疾步快走的香客赶到。

    (https:///book/75/75953/477386986.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