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3: 归家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毅飞情礼兼到,实是无可挑剔,谢无涯有感于他的真诚,温和的笑了笑:“毅飞贤侄,请坐。”

    “谢三叔请先上坐。”

    “贤侄请坐。”

    “二位谦逊有礼,请恕我无礼先坐下了。”突兀响起的声音将两人视线吸引过去。

    两人一愣,聊了这许久竟是忘了还有旁人在?

    被遗忘的谢珞一屁股坐在下,迎向两人的目光,展颜笑道:“二位继续,莫要管我。”

    谢无涯脸色一变,端了许久的笑容顿时消散,“瑾儿,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你自幼所学的礼仪就是教你这般作为?”

    “谢三叔,小瑾不当我是客人,我觉得挺好的。”林毅飞此言并不虚假,他确实欣赏谢珞的真性情。

    谢珞随口敷衍了一句:“三叔,林兄是豁达大度之人,不能以人情之常相看。”

    她有此举动是想试探一番三叔唯礼教观念重还是护短。

    谢无涯依旧板着脸:“林贤侄为人大度又谦恭有礼,你要多学学他,更要身正律己。”

    谢珞一脸笑嘻嘻道:“三叔不正在向林兄学习?他谦让,您礼让。等您学好了再教侄儿。”

    “三叔岂是在学习谦让?林贤侄待人以诚,我必以诚待之,为人处世之道应如是也。你顶撞长辈,三叔要好好教训你。”谢无涯怒道。

    谢珞慌忙起身,不住的弯腰作揖讨饶:“侄儿错了,求三叔饶了我这一回。”

    谢无涯面如冰霜,懒得瞅他一眼,朝着外头喊了一句:“谢墨,拿我的戒尺来。”

    “小的这就去拿戒尺。”谢墨不见其人,却闻得其声。

    谢珞看向林毅飞,口气不满道:“林兄先回吧,三叔瞧见你就生气要揍我。”

    林毅飞一愣,眼前一幕真是出人意料,他还有要事未说,真不想走。只是对上那双包含委屈与不满的眸子,林毅飞也极委屈的拱了拱手,告辞。

    林毅飞一步三回头瞧叔侄二人拌嘴,直到戒尺入了房间,他才不再频频回头,迈着坚定的步伐往外走。

    待他的身影消失,谢珞一脸苦逼看着戒尺:“三叔莫要假戏真做,谢墨赶紧将戒尺拿走。”

    谢墨正要应诺离去,谢无涯出声制止,道:“将戒尺给老爷。”

    “三叔要做甚?”谢珞慌忙‘蹭蹭蹭’退开几步,一脸惊恐的看着谢无涯。

    “拿戒尺挠后背痒痒。”谢无涯戏谑的瞧着他。

    谢珞一听不禁松了一口气,许久不挨打,早将这个习惯丢了,确切说是这个身子许久不挨打,以往挨打的记忆怪可怕的,三天一小打,十日一大打。她对戒尺的恐惧感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致使她忘了谢瑾是极少挨打的,如今她可是谢瑾的身份。

    谢无涯轻声道:“瑾儿既然不想与他们交往,那就早些回去,待会儿用了饭就启程,回去用心读书不可再荒废学业。”

    谢珞点了点头:“我会躲着他们,三叔也少参合朝堂上的事,咱们谢氏一族不愿雪中送炭亦不去锦上添花,踏实本分才是长久之道。”

    谢无涯明白他说的不是政事,而是让自己别投了阵营。今上无子,自从去年皇上放出话来要过继皇子,今时的朝堂可谓是暗潮汹涌。

    谢氏并非小门小户的暴发户,而是名门世家,无需依靠从龙之功更上一层。谢氏若是孤注一掷加入夺位阵营,成,飞黄腾达。败,传世十六代的名门家族必将就此灰飞烟灭。

    “三叔的身子将养好了就搬出去吧,县令都住在外头呢。”谢珞说道。

    “嗯~是个好托辞。”谢无涯颌首。

    谢珞正待再说,却瞥见东兰走了进来:“老爷,用饭了,高县令又命酒楼送来一桌席面。”

    叔侄俩对视一眼,谢无涯从他眼里瞧见果然不出所料。

    谢无涯不禁摇头苦笑,这会儿自己在外人看来已是他们阵营的人了,否则县令为何要巴结下属?无非就是想要走自己的门路靠上贵人。

    谢珞用过午饭便告辞离去,在城门口与本家兄长寒暄几句就上了马车踏上归家之路。

    城门楼上,有两双眼睛目送马车远去,魏文轩久久不肯收回视线。谢公子,你为何不愿与吾同道?

    “我已经将奏折改了,头等功归于你。谢无涯连番立功,我奏请皇上再将他升两级。”

    林毅飞听闻此言心有不忍,小瑾为国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仅仅换来谢无涯低职再升两级。

    “若是小瑾知晓,只会欣然应允,他声称自己是打下手的,而真正打下手的人得了头功,将名动天下,就此而论,旁人必不肯。但小瑾与众不同,是得是失全凭他自己品论,或许他是不想与咱们有牵连,更想借此机会摆脱咱们。这也怪不得他,能传世数十代的名门自有它生存之道。况且…名望太高却实力弱小,徒增是非矣。”

    魏文轩愕然:“依子渊所言,我这般作为反倒是帮了他?”

    林毅飞真诚的看着他,道:“确实是在帮他,但于世子而言并非是好事,他本就不想加入阵营,若是这般作为,以后更难拉拢他,所以功劳平分才是最佳决择。”

    无论林毅飞所言是真心为谁考虑,魏文轩都会让他如愿。

    掌灯时分,谢武父子驾的马车进了谢府,谢珞下了马车直奔磨杵院,路过主院直接飞奔而过,奔行的步伐片刻不敢慢。

    过了主院的范围她才停下奔跑,回头望主院,喃喃自语道:“娘的院子似乎有人在争吵,定是杨姨娘也在主院。”

    踏入磨杵院,小桃正在庭院外头晾衣服,瞅见谢珞顿时激动的大喊一声:“二少爷!”

    刺耳的尖叫将谢珞吓了一跳,她慌忙做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桃上前接过谢珞手里提着的包袱,淡定道,“二少爷莫慌,夫人正忙着呢,夫人手底下的人都在她身边伺候着,不会有人听见。”

    熟知主子的小桃善于揣度主子的心思,知晓她是怕见着夫人。

    (https:///book/75/75953/486353974.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