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1: 归国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谢珞颌首,从客栈开始细细讲述,魏文轩就站着倾听,当讲到蛮彝王城门口发生之事,魏文轩因波谲云诡的故事而紧张,左脚不自觉的踏出半步,一直看着谢珞的眼眸猛然间激射出凛然的傲气,“好!大魏岂是番邦小国的邦国,他们也配?”

    魏文轩自言自语一句,又继续认真细听,他的举止神态不断有细微变化,听到护卫不惧十倍于己的敌人,他神色略显激荡又道出一句:壮哉!有功之士当重赏!

    谢珞讲到与蛮彝王据理力争,使蛮彝王不但答应与大魏同盟攻打彝南,甚至说出让蛮彝军打前锋,分一层战利品给大魏兵士,魏文轩听的甚为激动,再也抑制不住激动,陡然失态,双手猛一拍桌,道一声好!

    见状,谢珞对他的感官有所改变,眼前之人是闷骚型,自身自制力强,眼下失态是遇着经国大业方才失控。

    谢珞讲完此行发生的诸多事,又续讲自己的见解。

    魏文轩听罢,炽热的眸光紧盯着谢珞,幽幽开口:“肥肉不塞牙缝,如果嚼不烂容易噎着,说的好!谢公子聪明睿智看透蛮彝人伎俩,舍身忘死远赴蛮彝为南江谋得一线生机,谢公子真乃有勇有谋的英武好男儿,更是国之栋梁大才。你可愿入我麾下为我效力?”

    谢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此人曾经看不起小爷,更甚是暗讽。小爷很记仇的!

    “在下多谢公子赞赏,只是在下想以学业为主。”谢珞开口婉拒。

    魏文轩一阵错愕,被拒绝真是出乎意料,他一直认为谢珞是想投入他的门墙。

    “谢公子何不再考虑考虑?”

    谢珞微微一笑,拱手抱拳:“多谢公子美意,在下是想要为官踏上仕途,但在下只想一步一个脚印通过科举登上金銮殿,为奴侍主实非在下所愿。若公子再无旁事,在下先行告退。”

    说罢,谢珞昂首挺胸,活像一只斗胜的公鸡,雄赳赳的迈着方步离去。

    魏文轩一贯平静的面容,此刻可谓是哭笑不得,当初他自愿舍身为奴,却被自己无礼暗讽一番,如今他是在嘲笑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

    林毅飞在客堂门外便见着魏文轩怔怔看向门外,神色似是窘迫无奈,他探头往里瞧一个遍,却是没见着谢珞,便问:“世子,小瑾呢?”

    魏文轩的贴身护卫阿淘从内堂走了出来,他的脸色愤慨,张口就是一通抱怨:“林少爷,方才那位谢公子居功自傲,居然敢拒绝世子的拉拢,仗着立了些许功劳就敢目无尊卑,依属下看此人…”

    “住口!”魏文轩淡淡的呵斥一句便入了内堂。

    林毅飞脸色黑如锅底,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说小瑾的坏话,“阿淘去将小风洗干净,洗十遍。”

    阿淘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惹事儿,笑嘻嘻道:“林爷,疾风为何改了小风?疾风多威猛霸气,小风忒俗气了,实在是不堪入耳。”

    “它就叫小风!滚!”林毅飞脸色黑过锅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是是是!”阿淘一溜烟逃了,他就纳闷林爷为何无故生气?

    林毅飞看着他的背影犹自不解气,待会儿再让他洗十遍世子爷的金光,想到世子,林毅飞进了内堂。

    跨入内堂没见着人影,到了书房才见着正在埋首案中奋笔急书的魏文轩。

    林毅飞进了书房便自顾自坐下,瞄了一眼文书,而后看着他道:“世子可是在写奏折?”

    魏文轩抬眼同他对视,问道:“子渊觉得谢瑾此子可堪大用?”

    林毅飞不暇思索道:“小瑾聪慧过人且有胆有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才,而且他侍亲纯孝,人品必不会差。”

    魏文轩点头赞同,平静的面容上略有一丝萎靡之色:“适才他拒绝本世子的拉拢。”

    “都愿我当初拒绝了他的委身为奴,否则世子岂会与他失之交臂。”林毅飞严辞自责。

    “与你无关,当时我也是瞧不起他,如今是求而不可得。”魏文轩神色恢复淡然。

    林毅飞沉吟片刻,说道:“或许我能劝劝他,我二人之间有出生入死的生死交情,他应该会给我几分薄面,再不济事便可从他的三叔身上做做文章。”

    魏文轩听罢,眼眸深处隐藏着希冀,有才能之人,他都渴望收之麾下,便道:“那就由你去试一试。”

    魏文轩希冀的得到的大才,此时正在县衙后宅转悠,她按着那天晚上的记忆转了几条廊道,寻到了谢无涯居住的小偏院,进入偏院走廊,谢珞瞧见几个熟悉的身影,谢武父子与谢墨,三婶的婢女东兰正聚在一处说话。

    面向走廊的东兰瞧见谢珞,雀跃欢呼道:“二爷,是二爷回来了。”

    几人循声望见谢珞,纷纷迎了过去。

    小秋一脸欣喜道:“二爷,您没事可真是太好了。”

    谢武一巴掌盖在他脑袋上,怒斥道:“混小子会不会说话呢?欠收拾!”

    谢珞笑了笑:“武叔莫怪他,小孩子透着憨劲儿比较招人待见。”

    小秋一手揉着生疼的脑袋,看向谢珞的眼神不甚服气,二爷就比自己大上一岁,怎地能叫自己小孩子。

    “东兰在此,可是三婶来了?”谢珞问向东兰。

    东兰下蹲行一礼才道:“二爷,夫人来有五日了,这会儿在院子里陪着老爷。”

    小秋一脸幸灾乐祸,呵呵大笑道:“三爷也来了,待了一天就被夫人拎回去了。”

    “哎哟!哎哟!少爷救命啊。”小秋话音方落便嗷嗷惨叫起来,他爹结结实实的踹了他几脚,并且无停脚的趋势,边踹边骂:“老子揍死你,叫你幸灾乐祸。”

    谢珞并不打算救他,小屁孩欠收拾。

    半晌,待谢武停止攻击,谢珞没戏可看方才迈步进了院子。

    院子里,张氏正搀扶着谢无涯行走。

    “三叔,三婶。我回来了。”

    听闻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搀扶行走的两人身形猛然顿住,连忙回头看去。

    (https:///book/75/75953/486737227.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