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0: 愚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居然知道我的身份?”黑衣首领不可思议道。

    谢珞轻声笑了笑“在下岂会知晓,所以决定试探你,谁知你竟如此实诚,自己就说出来。”

    这番言语意在耍你,气不死你!

    黑衣首领自觉又被戏耍,因震惊而淡去的怒意再度爆起,眼眸中迸发出一团怒火,“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不怕我杀了你?”

    话如此说,暴怒的人却不屑与小女子计较,常言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在他看来,女子等同小人。

    “你要杀我何必再出言恐吓?更不会好意点醒懵懂人。再者,你也知道了我的秘密,咱们互为对方守口如瓶。大侠习惯夜间行走,你去把烛台的油灯点亮。”谢珞笑着回答,忽然将话头一转指使他点灯。

    黑衣首领半点儿不迟疑,转身走到烛台边,拿起火折子点了灯。

    “把油灯放桌子底下。”

    黑衣首领一声不吭,照着吩咐行事。

    谢珞负手走到凳子前面一屁股坐下,方才道“大侠请坐!”

    这回,黑衣首领不再顺从,看向她的眸光闪烁着好奇,“你是女子的身份很重要?”

    谢珞瞥了一眼黑暗处,淡淡道“尤为重要,人各有事,在下之事干你何事。”

    此女语言刻薄,让他自讨无趣,他的语气也变为冰冷“蛮彝王冷酷无情且野心勃勃,他此生妄念是一统彝族再入侵中原。蛮彝丞相在大魏住了十余年,他一直都是亲善大魏,只要杀了蛮夷王让他继承王位,他必会奉大魏为宗主国,蛮彝人将是大魏最听话的属国。”

    微弱的灯光看不清谢珞脸上的鄙夷神色“你与蛮彝丞相有何干系?为何要替他说话?为何要帮他?”

    “你胡说!我是替大魏着想。”黑衣首领一口否决。

    谢珞不屑道“倘若你真是为国而谋大,我只能说你是有心无力,既是如此,那又何必枉费心力!我的法子才是最妥善的。”

    “愚妇之见!”黑衣首领嗤笑一声。

    谢珞不欲解释,直接下逐客令“你特意来此只为教训我?道不同不相为谋!请你出去。”

    黑衣首领淡漠的瞥了她一眼,“你好自为之!”撂下一句话才走。

    对于他的训斥,谢珞冷回以笑。

    权利会滋生野心,与其防着一条野狗咬主,不如让狗咬狗。两狗相斗才是最好的抉择,二狗相斗遍体凌伤,赢了的那条狗也该奄奄一息了。

    蛮彝内斗削弱蛮彝。

    与蛮彝同盟灭了彝南,届时蛮彝占了彝南领地,蛮彝的人口将要分出一半迁徙彝南,整体实力一分为二,两彝相隔一百多里,日后蛮彝胆敢入侵大魏便要两端作战,实力分散不足为虑,若是合成一端,那便能抄了另一端的老巢。

    “蛮彝王,肥肉不塞牙缝,如果嚼不烂容易噎着。”

    躺在床塌上的谢珞轻声嘟囔了一句,心神放松容易招来睡魔,睡魔来袭,谢珞将眼眸一闭,干脆利落的投降了。

    一觉睡到天亮,谢珞起身伸伸老腰做做广播体操,运动过后神清气爽的出了房间。

    站在门口的林毅飞瞅见他,脸上荡开笑意“小瑾起了,赶紧洗漱一番,用了早饭便启程回南江,蛮彝王派遣了使者一同上路。”

    谢珞看着他说道“林兄在我房门口等我?为何不叫我?”

    “时辰尚早,多睡会儿也无甚要紧。”林毅飞笑道。

    “确实尚早,何不睡多半个时辰吃了午饭再上路?”一个陌生的声音插话。

    谢珞循声看去,一名身穿彝族服饰的中年男子缓步走来。

    “这位便是蛮彝使者?在下有礼了。”谢珞抱拳作揖。

    蛮彝使者一脸不耐“本官已经等你一个多时辰,还不快快启程?”

    “有劳使者再稍待片刻,先让舍弟洗漱用早饭。”

    林毅飞赔着笑脸,只换来无礼的甩脸冷哼,无怪乎他生气,有人骗他谢珞外出,谁知竟是在睡觉。

    谢珞瞅着两人都一阵红一阵白的脸色,连忙打圆场“我简单洗漱一番,路上吃些干粮。”

    蛮彝使者面色稍缓,语气也软下来“本官只等半刻钟,时辰一到便启程。”

    谢珞不耽搁,转身回房接过侍女递来的柳叶醺着青盐刷牙,拿起毛巾胡乱擦一把脸。

    林毅飞看着他道“小瑾为何不梳头?”

    “戴上帽子便可。”谢珞从包袱里翻出巾帽套在头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的脸庞偏向他“咱们启程回国,离开异国他乡。”

    大魏人踏上归乡路,蛮彝人走向他国异乡。

    蛮彝使者率领的骑士人数有一百人,林毅飞带领的护卫有五十人,两方人马一路打马狂奔,星夜兼程赶路将回程路途足足缩短了一天时间。

    翌日午时,从蛮彝回程的一行人已经遥遥望见沐浴在阳光下的南江城。身心疲惫的一行人不约而同的露出笑颜,心情激动之下抽打马匹的力道也大了不少,只为早些进入城中休息。

    南江城门前,林毅飞这张脸就是通行令牌,城门守将不敢拦下,待瞥见与他并排同行的谢贤弟,骇然一惊。

    谢珞拱手笑道“见过兄长”

    守将憨笑着点了点头。

    林毅飞打马掠过,回头瞅了几眼那张粗旷的脸庞,愣是不敢相信此人是小瑾的兄长?既然他是小瑾的兄长,岂能在此守门,因该上战场为国效力才是。

    简短四个字,改变了守将一生的命运,让他加入了白捡功劳的战役。

    进入县衙,林毅飞安顿使者,谢珞由一名侍卫领着前去面见魏文轩交令。

    几日不见,魏文轩毫无一丝改变,依旧是淡漠的面瘫脸,他端坐上首,一指下首座位,道

    “谢公子,请坐。”

    谢珞礼貌作揖,方才落座。

    “在下幸不辱命,已经说服蛮彝王与大魏同盟攻打彝南,蛮彝王约定三日大军开拔,五日后与魏军同时出兵攻打彝南。”

    魏文轩突然‘腾’的站起身,眼眸眼眸中异彩连连,语气激动“将你此行发生的一切都说与我听,每个细节都不可漏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773xs.。手机版阅读网址m.773xs.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