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9:和蔼假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平南王瞅着他欣喜的语无伦次,心中暗暗鄙夷喜形于色的少年心性,脸上却呵呵笑道:“谢贤侄,你救文轩一命就已当得,咱们私下里的称呼,外人不晓得。”

    谢珞弯腰作揖:“既然王爷看的起小子,那小子就不矫情了,小子就大胆叫您一声伯父。伯父在上,请受小子一拜。”

    平南王起身,托起他的双臂,满脸和蔼的笑容:“贤侄不必多礼,本王今日得了一位好侄儿,往后必将你当亲侄儿看待,方才能当得起你一声伯父。”

    谢珞一脸感激涕零,声腔微颤:“侄儿多谢伯父看重。”

    “何谈谢字,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小谨可要记住了。”平南王板着脸说。

    “是,小侄记住了。”谢珞忙应声。

    “嗯~本王还有祭奠的事要忙,改日再找你叙话。”

    “那小侄就不扰王爷了,小侄告退。”谢珞又作揖。

    平南王笑容可掬的挥了挥手。

    待谢珞出了去,内房走出一位中年文士,正是殷先生。

    平南王收起笑容,神色凝重的看着缓步走出的心腹,开口问出心中疑惑。

    “先生认为谢瑾的计策可行?真要冒险让轩儿自污?”他的心中疑惑不解,却仍然愿意相信幕僚的判断,这位心腹时常都是在暗中观察或是倾听谈话,即便重视谈话的内容也从不会干扰,此次发出声响,是告诉他认同此计,不可恶了谢瑾。

    殷先生跟了平南王多年,平南王从一声响动便能猜出他的意图,他也能明白王爷对谢瑾出的主意难以接受。

    “王爷,这是一条借力打力的妙计,正如谢瑾所言此事已无计可施,是要狠心置之死地而后生。”殷先生郑重的说道。

    平南王中心有所释怀,却未尽释:“可这般作为会毁了轩儿的声誉。”

    殷先生摇摇头,耐心解释:“王爷放心。只要皇上知道世子不会谋反便可,一切全凭圣心。只要德行不亏,莫须有的谋反诽议根本无伤大雅,诽议从旁看还能印证一句俗话,不遭人嫉是庸才。”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平南王,他作下了决定,张口说道:“先生说的有理,不遭人嫉是庸才,事后将此话也传出去。”

    “属下明白,世子年少有为,遭了同龄少年嫉妒也无可厚非,但最忌世子之人是谁,世人皆知晓。”

    话音落下片刻,殷先生又说道:“王爷,谢瑾是个不可多得的大才,要小心笼络才是。”

    平南王点了点头,道:“本王观谢瑾有才智,但心性有待磨砺,往后要用他也要多留心眼,小子年少易冲动。”

    他们岂知谢珞是故意为之,他们眼中看到的,都是谢珞想要给他们的印象。

    二人在此念叨谢珞,而谢珞此时也是边走边在回想刚才之事。

    平南王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欣赏转变为怀疑,甚至是动过杀机,紧接着是戏剧性的热络寒暄,谢珞心中明白,平南王会忽然间变得热络,这与内房发出的那一声响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他说的话,一句也不能当真,他亲口说计谋可行也是敷衍,还能有找借口的余地,那便是有许多人不认为可行,此事关系重大,总有人会劝谏。

    至于喊了一声伯父,关系更为亲近?一声伯父何足挂齿,古代为攀近关系,认亲和拜座师都常态,真到了有事相求之时,该怎地还得怎么地,大公无私才能传为美谈。

    谢珞思及此,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真是费神,神态表情都要慎之又慎,古代位卑的无奈。算了,不想这些了,听梁嬷嬷的话,出来可是解闷的,现下一边逛一边寻二哥他们。

    护国寺是大魏百寺之首,其前身乃建初寺。

    大魏皇帝幼年随太后向佛,三十年前,帝有日梦独身泛舟深海,被海妖拖入水中,有一老龟前来救驾,老龟曰:‘吾乃佛祖座下放生池之老龟也,受我佛法旨前来护龙‘。帝梦醒大悦,力排朝廷众议,敕扩建建初寺,更名护国寺,香火祀之。

    建寺历时达十九个年头,耗费二百余万两白银,征用十万军役、民夫。完全按照皇宫的标准来修建,整个寺院金碧辉煌,规模极其宏大,有殿阁三十座,僧院数百间,廊房数百、经房三十八间。

    “护国寺真大啊!”

    谢珞走的腿酸了,第一次来护国寺不认识路,就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莫说找人,她自己都迷路了。

    但她不着急,一路逛逛走走,见殿就进,见僧人就问路。这会儿,她正向一名老僧问路,忽然瞧见一位白发老者,出现在老僧身后的石阶上方,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老者一身素净淡雅的衣裳也遮挡不了不凡的气质。容貌却是不敢恭维,普通偏向于不好看,瘦削的脸,面色微微有些黄,肥大的鼻翼,淡淡的眉毛下,一双单眼皮的三角眼炯炯有神。

    谢珞睁大眼睛看了几眼,待看个真切,她的心头咯噔一下猛跳快一拍,此老翁素未谋面,但她却认得,这是谢瑾细致描述过的人,皇帝的贴身太监吴其。

    谢珞兄妹每每单独遇人或遇事皆要详细叙述与对方听,她不仅认识素未谋面的吴其,就连进宫时的领路太监,教导礼仪的太监等等,她都能认出样貌叫出名来。

    “学生见过吴管家。”谢珞忙向老僧告离一声,上前向素衣老者作揖行礼。

    一声‘管家’算是骚中了痒处,令他心情愉悦,皇上的家是整个天下,那他这位管家的份量就可想而知了。

    吴其笑呵呵的看着谢珞:“谢公子真是巧啊,若你无事就请跟我来。”

    谢珞不暇思索道:“学生无事,还请管家带路。”

    应得如此干脆俐落,可见他是有明悟,吴其心中了然却打趣道:“你就不问带你去何处?”

    谢珞笑道:“学生身无分文,身上肉也无几两重,卖不高价钱。”

    吴其闻言大笑了两声,“谢公子真是风趣,我哪敢卖了你哟。走吧,跟我来。”

    谢珞瞅着身前领路的老太监,暗道爹说的不错,此人就像个爱笑的和蔼老翁,只是这笑容有几分真可就不得而知,身居高位的人惯于逢场作戏,自有处世之道。

    (https:///book/75/75953/476957473.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