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8:见平南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话听着有理,梁氏便答应了。

    “多谢娘。”

    “多谢姨母”

    谢珞兄妹辞别,径直踏进了寺院,一路不见多少僧人香客,直到大雄宝殿的宽大空地前,一时跃出成百上千个身影。

    大雄宝殿空地中央铺上了波斯地毯,有数千僧人和信徒跪在蒲团上,虔诚的聆听正对面高台上的高僧讲经。

    小桃忽闪着眼睛,好奇的叫嚷着:“这是讲经会场?”

    易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桃姐姐说话小声些。”

    “小秋,你给我揍他一顿。”小桃冷声道。

    “我…”小秋支吾半天,不敢应声。

    谢珞瞪了一眼颐指气使的小桃,低声呵斥道:“你给我住嘴!”

    随后又看向谢瑾说道:“我自己去逛逛,珞儿带他们一道走。”

    “你小心些。”谢瑾叮嘱一句。

    谢珞微微颌首,转身随意朝着一个方向而去,看似闲庭信步的游玩,但她一路都是挑着僻静处走,走了约莫两刻钟,她被一位小沙弥带到了一处僻静的禅室。

    室内有一位身着土色禅衣的中年男子盘腿坐在石床上,此人样貌周正,下颚有几缕短须,气质舂容大雅,气场有高世之度,这是她两世见过身份地位最高之人。

    “学生谢瑾见过王爷。”谢珞微微欠身施礼。

    平南王抬手虚扶:“谢公子不必多礼,请坐。”

    “多谢王爷。”谢珞道一声谢便直起身走到禅室内的圆桌前坐下。

    平南王看着对面正经端坐的年轻人,打量半晌才微微笑道:“好一位少年英雄,我儿文轩多亏小英雄的救命之恩,此番南江的战事又得了你的相助之恩,本王在此多谢小英雄了。”

    “王爷折煞学生了。”谢珞忙起身作揖,“微末小功不敢自傲,这些都是学生应该做的,为世子效劳是学生的应做之事。”

    她绝口不提为国尽力,只提为魏文轩效劳。

    谢珞拎得清现状,身居高位之人的一言一行岂会如此简单,平南王一见面就在试探,若是她居功自傲,不识大体,这番话可就是客套话,真心感谢未必有。因为功劳再高也不如忠诚,自古以来居功自傲,功高震主都会让上峰不舒心不放心。谢珞谦逊的表忠诚,更能快速融入平南王的团体,也能落得个好印象。

    平南王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小英雄太过谦虚了,文轩几次三番来信都说多得你的相助,要让本王好好谢你一番,不仅如此,他在奏报中也是多次赞扬你,他说要让你简在帝心,不可埋没了身怀大才之人。”

    平南王也表态了,跟着我儿有你的好处。

    谢珞忙朝着南方拱了拱手:“学生多谢世子的关切之情,学生铭记于心。”若说提携之恩就会显得功利,甚至有一种交易的意味。

    “如今你的功劳定下,封赏也下来了,真是好啊!”平南王也看向南方,幽幽的开口说道。

    谢珞会意,这是要自己接着问,便缓声问道:“请问王爷,朝中为何将战功一事久拖不决?”

    平南王扭头看向他,淡淡道:“文轩开战之前就下令将战利品上缴,本欲要核实功劳之后再按功劳发放,不料却有贼子污蔑他贪墨了半数战利品,为调查此事,不仅将领的功劳暂压不决,就是兵卒的功劳和赏赐也是未曾发放。”

    “世子可有证明清白的证据?”谢珞问道。

    “没有。”平南王摇摇头,继续说道:“看守财物的有两方人马早晚各两百人。清点财货的第二日掌灯时分,秦将军的军营发生械斗,那方看守的人马说到了时辰,接替的人就快到了,他们要赶回军营去帮忙阻止械斗,可那要来接替他们的兵卒却延迟了近半个时辰才来。”

    财物有金银珠宝,贵重玉石器血,古董字画,牲畜人口,要清点折算是要费些时日,平南王所言她认为唯一的重点就是财货二字。

    谢珞微微垂着头,皱着眉头沉吟,良久之后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敢问王爷,您手握重兵的在外,可曾有被人诽议有谋反意图?”

    平南王狐疑的看着他,还是张口回答:“自然是有的,这与此事有何干系?”

    谢珞并未回答他的问题,按着自己的思路自说自话:“此事无证据证明清白,是因为不详财货究竟有多少数,世子的人说这些财货无丢失,外人看来是不会相信的,即便真有证据证明,有些人也是难以真信,心中都不免要怀疑证据是假的,这对于世子可不利,多了一个贪财的污点。”

    平南王闻言脸色沉了下去,自证清白都无用,此事已无力回天?

    他直视谢珞从容的微笑,问道:“你可有良策?”

    谢珞站起身,抱拳一揖,昂首站立:“学生并无良策,只有馊主意。此事起因是污蔑,解决之道也是在于此。谣言已起,想要让旁人明白此事是空穴来风,何不往自己身上泼一道脏水,只要再生谣言,此事也就变味儿了,会让人认为一切都是有心人在捣鬼。而世子不堪忍受污蔑,上奏卸职回京。”

    平南王慎重的考虑许久,迟疑的问道:“散布谣言说文轩有谋反的意图?”

    谢珞并不答话,有些事点到为止便可,“请王爷定夺。”

    禅室内的气氛沉寂下去,平南王犹疑不定,看似随和的神态,直盯着谢珞平静的面容,此刻他的心中有些怀疑此人居心不良,可是那边的人?因而他的眼眸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冷意。

    谢珞一脸淡定的迎向他的目光,毫不躲闪,努力将自己的真诚表出,眼下说是命悬一线也不为过,心脏蹦蹦跳的极快,身上已是冷汗层流。

    “咚”倏忽间禅室的内房响起一声东西掉落的声音,打破诡异沉寂的氛围。

    平南王脸上露出笑容:“谢公子的提议甚好,本王觉得可行,文轩来信常说你智谋过人,如今一见果不其然,轩儿在信中称呼你为谢兄弟,那本王就厚颜叫你一声侄儿可行?”

    听闻这番话,谢珞紧绷的神经骤然一松,暗道好险,眼下还要再应付一番,旋即脸上露出愕然的表情,呆了半晌,紧接着又喜悦又矜持的变换着表情,“这…这可当不得,这…小子何德何能,您是皇族,这于理不合。”

    (https:///book/75/75953/477257532.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