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7:叙谈面圣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沉默了一阵,谢珞看着他说道:“杨公子,你我话不投机,莫不如就散了吧?你看如何?”

    杨乾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我看也是。”说完就朝着外头驾车的随从吩咐一声,“送她回去。”

    谢珞下了马车,马车里有一双眼睛正透过帘子缝隙看着她进了宅门,“咱们回府。”

    他的贴身随从曹云愤愤然的说道:“公子,您为何要来找他。”

    此人不知好歹,竟然敢打公子一个耳光,公子自小就是王爷的宝贝疙瘩,谁敢动他一个指头。

    “我很有兴趣看不安分的……人能翻出什么浪来。”

    谢珞自是不知有人竟是这般无聊透顶,她心中隐隐怀疑杨乾又是憋着什么坏主意,且不想这些,就出去这会儿功夫还要善后,神神秘秘的出去见人,不知可有麻烦。

    进了府直奔房间,谢珞关上了房门,然后打开窗户,点燃了一根短线香,这种香是西域之物,燃起之后香气持久且能扩散的很远。

    此物是林毅飞派来暗中保护她的那人给的,那人的名字很是怪异,叫暗夜。谢珞仅见过暗夜一回,在上京的前一夜。

    暗夜是来保护自己的,但无意中也成了监视,适才有人偷偷潜进谢宅,暗夜为何没有阻止?是不知还是不想阻止?如果是不想,此举可就耐人寻味了,谢珞有必要解释一番,不过她倒是希望此人只是不靠谱之人,不知才好。

    线香燃了一刻钟有余,香气飘散的很远了,暗夜还未出现,似乎是应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谢珞心中暗喜。谁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监视着别人,吃饭睡觉,偷个闲总不可避免。

    就在她庆幸之际,忽然有人从窗外跃进了她房间。

    暗夜反手关上了窗户,毕恭毕敬的站着问道:“谢公子有事寻我?”

    谢珞看着眼前身材瘦小,浓眉大眼的年轻人,微微一笑:“暗夜,你去哪儿了?”

    暗夜回道:“殷先生有事召我回去一趟,还让我给您带个口信,王爷要见您。”

    谢珞闻言就纳闷儿了,人生地不熟的外乡来客,怎地就这么多人要见。

    “少爷,您开门啊,锁着门做甚?”

    门外的小桃喊了一声,暗夜迅速打开了窗户正要跳出去,谢珞阻止,她朝门口喊了一声:“你去跟梁嬷嬷学些家事,莫进来扰我看书。”

    听着小桃嘟囔几声后才离开,谢珞看向暗夜。

    “后日上午去护国寺,自有人会带谢公子去见王爷。”暗夜说罢便跳了出去。

    护国寺?后日娘也要去护国寺。

    谢珞渺无头绪,想不出平南王为何要见自己,那就不再多想,看书等谢瑾回来。

    谢瑾久去不归、此时已是日落西山,一家子都等得焦急不安,在太阳没入天际那时,谢瑾回来了,身后跟着十抬赏赐之物。

    谢珞见着他便急迫的问道:“怎么去了这许久?可见到皇上了?”

    “自然是见到了皇上。”谢瑾露出笑容,细细讲述着今日的事,“进宫学了将近三个时辰的礼仪,等候皇上宣见等了三个时辰,面圣时间不过短短一刻钟,皇上已经知晓我在蛮彝境地的一切行事,笑着问了不少问题,笑容可掬的表赞了几句就让我退下了。”

    “堂兄怎就知晓皇上笑着问又笑着夸赞你?你不是低着头?”谢珞好奇的问。

    谢无庸也是目光炯炯的看着儿子,他第一回见驾就敢抬起头看皇上?自己首次见皇上时,只敢偷偷看上一眼。

    “为何不看?只要态度恭谨,从容面对便可,皇上为此又赞我有风采气度。”

    谢无庸父子三人听罢,都将提着的心放下来,谢瑾面圣应对得体,听着他的叙述,可料想出皇上并无不悦,那便好。

    梁氏这才好奇的问:“进宫学礼仪近三个时辰?”

    谢无庸较为清楚,他开口解释道:“白身面圣的礼节更为严苛,这跪拜礼都要最隆重的稽首。”

    谢珞了然,稽首礼是跪下并拱手至地,头也至地,头触碰在地上且停留,手背向上,手心向上是佛教承接佛法的叩拜。

    谢瑾的灿烂笑容依旧洋溢着:“皇上已经给了我很丰厚的赏赐,且封了散官昭武校尉,正六品。”

    谢珞蹙眉:“虽说堂兄是立的勉强算是战功,但堂兄是有生员功名的文人。”

    谢无庸缓声说道:“看来皇上挺喜欢瑾儿,这是爱护之意,封武散官是为了让武官对他少一些芥蒂。”

    谢珞沉吟半晌,若有所思的说:“堂兄所立功劳就是封个三等男爵也不为过,却只有丰厚的赏赐跟散位,以此来看,皇上的率先封赏堂兄,就是想要满朝文武看功劳的风向,无爵?”

    谢瑾接上话音:“珞儿说的不无可能,‘一将功成万骨枯’,谁敢再言封爵?”

    谢无庸说道:“倘若真是如此,那皇上能省了不少麻烦。每次打胜仗都会多出几个中低等的爵位,爵位对皇上而言不单是一个头衔,还有累世的俸禄跟实封的食邑。”

    梁氏愁眉紧锁:“可是瑾儿…”

    “无妨,虽说开罪了将领,却是得了皇上的青睐。”谢瑾宽慰道。

    ………

    七月十五是一个复杂的节日,中元节归属道教,盂兰盆节归属佛教,七月半祭祖节归民间世俗

    “盂兰盆节”是佛教中两个最大的节日之一,又称为僧自恣日、佛欢喜,从古至今,每逢七月十五,寺院都会有报恩孝亲法会,信徒则大行布施功德。

    七月十五也是佛教徒举行供佛敬僧仪式及超度先亡的节日。

    大魏皇帝信佛,如今正值战后,下旨让平南王邀请全国各地的得道高僧前来护国寺为战死英魂超度。

    这一日,梁氏带着谢珞兄妹前往护国寺,不过半个时辰就抵达,一行人在寺院门口等梁氏的闺友。

    梁嬷嬷眼尖,远远就忘见了,伸手指着叫唤道:“夫人快看,张夫人的马车。”

    谢珞心中有事,开口说道:“娘,我和珞儿就不跟着您了。”

    “两小子毛毛躁躁的,还是跟着娘吧。”梁氏想也不想就一口拒绝。

    梁嬷嬷瞅见小桃递来的求救目光,即时笑着开口帮腔:“夫人,不打紧的,少年人出来就是解闷的,跟着咱们这些妇人可不欢喜。”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