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5:京师二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且说谢武问清了路,自信满满的驾车寻去长干里,然而却将长干里绕了快一圈方才寻到谢府。

    小桃从车窗往外望着谢府正前方的牌匾,嘴里啧啧赞叹:“此处是大老爷住的地方?好大啊!”

    小秋也是一脸兴奋的说道:“在京师能有这般大的府邸,大老爷好厉害。”

    谢珞闻言一震,忙将头探出去看,只见到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正门三间五架,三扇大门,门色漆成朱红,门上把环是锡环,此乃门当户对的门当。正门上方的门楣六档,这就是户对。府宅彰显主人的身份。

    此等规格是一二品大员的府邸,谢氏旧宅便是宰相规格的府邸。三品官以下可称不得府。

    谢珞到了京师地界下了船之后,坐上马车便昏昏欲睡,竟是忘了这一茬,忙道:“武叔走错地方了,趁无人过问,咱们赶紧走。”

    “走错了?”谢武疑惑着问。

    “少爷,没错啊,谢府就是此处。”

    小秋话音落下,正巧有守门小斯上前询问,“敢问车里的客人是?”

    小厮年约二十,一双机灵的大眼正瞧着眼前的马车,虽说马车样式普通,但他也不敢怠慢,是礼貌询问。

    “门子,这是哪里来的客人?”

    正在这时,一辆样式富丽的马车停在谢珞等人的马车前,一个跟车的仆役问守门小斯。

    谢珞不得出来不答话,恐谢武父子说错话了,她下了马车,来到那辆马车前,小厮告知马车内空无一人,是老太爷要出门。

    她只能站着稍等一下,眼眸望向前方的大门。

    不多时,右侧的大门轰然打开,只见一位年逾七旬,精神矍铄的老人,和一位年轻英俊的公子正看着自己走过来。

    “钦州后辈子孙谢瑾,见过二爷爷。”谢珞站定躬身行礼。

    谢文隆笑呵呵的看着他:“你是谢瑾?风儿家的小子,还有一个胞弟呢?”

    谢珞心中有些诧异从未见过面,二爷爷也能叫出名来,她的脸上却平静:“正是小子,珞儿在车上,我这就叫他下来拜见二爷爷。”

    谢瑾在马车上听见动静已经下来,“后辈子孙谢珞见过二爷爷。”

    谢文隆的目光来回扫视他们:“两个小子长的有七分像风儿,不知你爹近来可好?”

    “多谢二爷爷念叨,父亲很好。父亲也惦念着二爷爷,吩咐我们兄弟进京要前来拜见,替父亲问个好。”谢珞恭敬的回道。

    谢文隆戏谑的看着他们,笑吟吟道:“老夫看你们风尘仆仆,走错路了吧?”

    谢珞被他一语道破真相,也不尴尬,神色自若的瞅了瞅他一脸的古怪笑容,微微一笑:“二爷爷此言差矣,我们走的路正是通向谢家。”

    “小子说的好!你且回家中稍坐,老夫有要事就先行一步。”谢文隆含笑说一句,随后是想起一事,指着年轻公子说道:“这是你们的三哥谢珏。”

    三个后辈互见礼,谢珏便跟着谢文隆上了马车。

    兄妹对视一眼,谢瑾脸色平静无波,但她了解,二哥心中不快,方才如此。

    小桃贴着马车的窗口听见没了动静,她才掀开窗帘往外看去,不忿道:“即便真有要事,为何不让孙子招呼我们进去,或者吩咐下人进去通告一声,让家人出来接待。”

    谢易生挑开门帘说了一句:“小的听爹说两位老太爷素来是性子不和。”

    谢珞心中不以为然,性子不和也是血肉至亲,或许一切都是实力相差的问题。

    如果自己有实力就不会被平南王世子拿捏。

    谢珞望着高门大府,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种豪情壮志,只不过片刻就消散,古代的实力就是权力。

    权力与女子沾边吗?

    她自问一句,没有给自己答案,暂且压下心底的妄念。看向谢瑾说道:“走吧,咱们就不进去了。”

    谢瑾点了点头。

    二人上了马车,继续寻找谢无庸的宅子,问了两个路人,顺着路人指引的方向找了近半个时刻方才来到崇阳街的谢宅门前。

    这是一座四品官规格的宅子,三间三架,门用黑油,摆锡环。

    谢珞一行人下了马车,走上台阶敲敲门,并排的右侧大门缓缓打开,门房疑惑望着几名满面风尘的陌生人,“敢问你们是?”

    小秋忙开声:“这位大哥,我家少爷是钦州来的,是你们家老爷的亲侄。”

    “请容小人前去禀报。”

    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不多时,里头响起一阵杂乱又匆忙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正门缓缓打开,中间正门只有尊贵的客人进府或者是有婚嫁之事方能开启,主人家竟是开正门迎接两个小辈。

    正门堪堪半开,一位端庄秀丽的妇人踩着小碎步奔出去拉起兄妹二人的手就往里面走,满脸欣喜的笑容:“瑾儿,珞儿快快进来。”

    谢珞进入后院用过饭又洗漱一番,乏累的身子爽利不少,这会儿正坐在房中陪着大梁氏闲磕了许久。

    “老爷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他要是知道你们来了,指不定多高兴呢。”

    大梁氏的脸上一直带着发自真心的笑意,她没有一儿半女,丈夫又忙于差事,自去年老太太仙去了,如今连个说话的亲人都没有,过继儿子就是她怂恿丈夫的。

    谢瑾犹豫很久才问出口:“姨母,过继的事真的决定了?我娘可跟您说了是珞儿?”

    “珞儿才好,姨母才不喜你这小淘气。”梁氏戳了戳他的脑门儿,随后看向面无表情的谢珞,心头一惊,迟疑的问道:“珞儿可是不愿意?”

    谢珞笑了笑:“孩儿愿意。”

    “太好了。”梁氏前倾揽住她,将她搂在怀里,喜悦的唤道:“我的儿。”

    “姨母,这就过继了?”谢瑾犹疑着。

    梁氏放开谢珞,回正坐姿,一脸严肃的说道:“自然是不能草率,要让老太太的做个见证,在老太太的牌位前磕头,钦州有你爹去寻族老更改族谱。”

    谢瑾听后看着谢珞,叹道:“今后你就是我的堂弟了。”

    谢珞拱拱手:“堂兄好啊。”

    “过两日护国寺有一场佛法盛会,娘和几位夫人有邀约,届时咱们再请佛祖也做个见证,给我儿赐福。”

    梁氏话音刚落,在门口候着的梁嬷嬷紧走着进来禀道:“夫人,老爷回来了。”

    (https:///book/75/75953/477395732.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