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4: 抵达京城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翌日清晨。

    谢无风夫妻联袂而至谢珞房间,梁氏满面红光,与两个儿子分别在即,她的愉悦心情稍稍淡去几分。

    梁氏正帮着儿子收拾行囊,抬起头嗔怪的看了丈夫一眼:“都怪老爷,为何要早早便赶瑾儿入京,何不留瑾儿多住些时日。”

    谢无风嘴角含着笑意,柔声劝道:“夫人莫怪,为夫是怕大哥等的急,日后夫人想念瑾儿,为夫陪你入京去看他。”

    梁氏听了,立时笑逐颜开:“这可是老爷自己说的,不许赖皮。”

    谢无风拍拍胸脯说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夫妻之间交流的神色落在兄妹二人眼中,谢瑾惊讶的瞪大眼睛。

    谢珞低头掩饰笑意,仰起头时,一脸严肃:“父亲往后可能会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娘亲进京游玩,平南王世子已经答应孩儿会替您官复原职。”

    谢无风一听,愣住半晌才问:“瑾儿说的可是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谢珞点点头。

    “好!”谢无风一时激动不已:“真是太好了。”

    谢珞看着激动的父亲,一本正经的撒谎:“平南王世子说不可暴露与他的关系。父亲只要尽心尽职的做官,他就会保你升迁有望。”

    谢无风闻言不疑有他,不暇思索的说道:“为父知道了。”

    下一刻,谢无风忽然叹息一声:“为父明白此事是你的功劳,能否告诉为父你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父亲多虑了,这是一首诗换来的。”谢珞矢口否认。

    一旁听他们说话的梁氏好奇发问:“什么诗?竟能换来官位?”

    谢无风一脸自豪:“你儿子写的诗文可能惊天。”

    梁氏惊讶的捂住嘴:“瑾儿作的诗能让皇上知道?”

    谢瑾催促道:“娘,此事容后再让父亲告诉您,眼下我们该上京了。”

    谢无风愕然:“珞儿也去?”

    谢珞真诚的说道:“还请父亲成全,我们兄弟打从出生至今一直都朝夕相处,儿子离开三弟会不舒心的。”

    “老爷,我的珞儿要去京城上学。”梁氏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谢无风木然地点了点头,手心手背都是肉,每当做出抉择的时候,他的心都很难过。

    梁氏见他同意,喜孜孜的拉着两个儿子出门。

    谢宅门前送行,杨氏母子也出现了,在一家之主面前做做面子功夫是必要的,心中再是怨恨,也不得不来。

    谢琢一脸严肃的叮嘱:“瑾儿,珞儿出门在外要小心行事,不能可冲动鲁莽。”

    “小弟知道了,请大哥放心。”谢瑾认真的点了点头。

    谢珞兄妹挥别了家人,上了马车吩咐谢武父子回陵山书院。

    两日后。

    谢珞一行人回到陵山书院,谢珞兄妹见到了阔别多日的师傅。

    “老爷,二位公子回来了。”

    陈方安正在厅堂中坐着,低头看着学子送来的诗文,脸色郁郁不乐,闻声抬头看见谢珞等人,瞬间绽开笑颜:“瑾儿珞儿,小桃。”

    谢珞兄妹上前行礼:“学生见过老师。”

    小桃挤上前去挽住陈方安的手臂,仰起头看着他笑道:“老太爷,多日未见,奴婢瞧着您怎地变得身宽体胖了?”

    陈方安老脸微红,伸手敲了她一个暴栗,佯怒道:“胡说八道。”

    福伯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这可多亏了东儿,他的烧菜手艺比小桃的还好,老爷每餐都吃两碗米饭。”

    谢珞瞄了一眼怯生生的躲在福伯身后的小子,他是自己找来陪伴师父的,不料他将师父照顾的这么好。

    谢瑾也看向躲着身形的小子,微微笑道:“那我得尝尝东儿的手艺。”

    兄妹二人陪陈方安闲聊一阵,用过午饭就启程进京,临行前陈方安送出不少东西。有他近日为谢瑾撰写的教学内容,还有一块御赐的玉佩。

    谢珞明白师父之意,这是一块可保平安的玉佩,但她不想用,不想将师父卷入是非之中,这可是有违自己的初衷,谢珞不禁自嘲,想当初自己可是打定主意要傍上师父这颗大树。

    ………………

    七月盛夏,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正午时分,建康城东北的秦轵道亭前方的官道上却是人来人往,丝毫不怕烈日炎炎。

    谢珞一行人的马车驰行在官道上,小桃不惧烈日暴晒,挑开车厢的窗帘望外张望:“马上就要到帝都了,帝都就是不同凡响,此处的官道更干净更平整呢。”

    谢瑾瞥了她一眼:“干净或许是。官道是运粮行军、递送文书的,只有通向边关和帝都才有,铺了青石板的道路同样平整,又不是地方官员修建的私道,各有不同。”

    小桃撅着嘴哼哼:“奴婢就觉得它跟钦州的不同。”

    “小桃姐姐好像很高兴,你难道不累吗?”

    谢军的小儿子谢易生跟着上京,比小桃小了一岁的小子没有她的兴奋劲儿,甚至有感出远门真是受罪,舟车赶路一个多月,身心俱累。

    小桃欢快的语气回应:“一点儿都不累。帝都!我来了。”

    马车疾驰将近半个时辰,帝都建康城巍峨壮观的外貌徐徐展示在眼前,高耸的城墙给人以坚不可摧的印象,高大宏伟的城楼雄立在城墙上。

    谢珞两世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建康城即是古南京,眼前壮丽的城池延绵无尽头,相隔几里都一眼望不到边,谢珞深深的震撼了,激动的望着它,感觉自己是如此渺小和卑微。

    谢珞一行人在城门口停车检查,城门守兵看了看马车坐凳下方满满的行囊,“将路引拿出来。”

    检查完路引,谢珞一行人顺利通行,进入建康城,谢珞一行人两眼一抹黑,不知该往哪走,谢武停靠马车前去问路。

    不多时就转回,将问到的情况说出。

    健康城是人口超过百万的城池,由外城拱卫着宫城,中心为宫城,居住地主要分布在御道两侧和秦淮河畔。秦淮河南岸的长干里是富贵人的居住里巷,北岸的乌衣巷则是当地名门巨族累世居住之地。王公贵族的住宅多分布在城东青溪附近风景优美的地方。

    谢珞的大伯住在长干里,谢武问清了路况,驾着马车着寻去。

    (https:///book/75/75953/477571546.html)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