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3: 临行打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小桃忙着手头的针线活计,仰起头接话:“奴婢也不放心。”

    谢珞说道:“小桃去叫梁妈母女过来,我有话要跟她说。”

    小桃领命而去,不多时,将在房门外的院子里晒床被的梁妈母女叫了进来。

    梁妈母女进来微微的曲膝行了一礼,梁妈问道:“二少爷找奴婢有事吗?”

    “梁妈坐下说话。”谢珞站起身拉着她一同坐下,才道:“梁妈,我们兄弟都要进京,往后家中就靠您多照顾着。多劝劝我娘别跟爹吵闹。”

    梁妈温和的笑了笑:“奴婢晓得,倒是二位少爷出门在外要多多留心才是,千万要保重。”

    小橘一脸不舍的看着谢珞,眉宇间有少女羞涩的情怀,“娘说的是,二位少爷要好好保重,要常回来看看夫人。”

    小桃扫了一眼她的表情,不客气的道破她的心声:“小橘子,你是想二少爷回来看你吧?”

    “你住口!不知羞耻。”小橘一跺脚,转个身子就小碎步的跑了出去。

    “你别打岔。”谢珞呵斥小桃一句,避开这个话题,“梁妈妈,我找您来是想问问谢军的事情,您认识谢军数十年,觉得他是心向谁?”

    梁妈狐疑的看着谢珞,不暇思索的说出三个字:“杨姨娘。”

    谢珞又问:“梁妈为何如此笃定?”

    梁妈正色道:“奴婢眼不瞎耳不聋,他们之间暗中有来往,无论他们再是小心谨慎,时日一久,多少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谢珞点点头,说道:“梁妈妈,您说我将谢军的小儿子带上京可好?”

    梁妈眼睛一亮,忙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夫人得知谢军与他们有来往,吩咐奴婢试着拉拢过谢军,只是这贼斯不为所动。”

    “那好,有劳梁妈去将他叫来。”谢珞说道。

    梁妈一脸不屑道:“何须劳二少爷亲自跟他说,奴婢去说就行了。”

    谢珞摇摇头:“不行,就得我亲自和他说,我娘就是顾忌身份,这才说不动他。”

    梁妈醒悟,说道:“那奴婢去将他叫来。他进了二少爷的房间,之后他的儿子又跟二少爷进京,奴婢相信那女人会气个半死。”

    半刻钟过后,谢珞房间又迎来第二位客人。

    谢军进入房中欠身行一礼:“见过二少爷,不知二少爷叫小的来所谓何事?”

    谢珞一手指着小桃坐过的凳子,微笑道:“谢管事坐下再说。”

    “小的不敢。”谢军推辞道。

    谢珞沉默,眸光一直看着他。

    谢军微微欠着身子,不抬头也能感觉到有一双凌厉的眼睛看着自己,他的心中莫名涌出怪异的感觉,他怀疑是自己的感觉错了,这位可是温文尔雅的二少爷。

    沉默许久,谢珞平淡的话音响起:“少爷让你坐,你就坐下。”

    谢军闻言,心头不仅又紧张几分,平淡的话音听着令人心悸,不敢在再推辞,“小的多谢二少爷。”

    见他坐下,谢珞缓缓说道:“谢管事应当知晓我马上要进京了,我身边缺个使唤的人,我想将你的小儿子带进京。”

    谢军怔愣一瞬,道:“小的多谢二少爷的提携,待问过老爷,小的再回禀您。”

    这是不愿意了,他不是要问父亲,而是要求父亲不要让他们父子分隔两地。真想答应,自己便能做决定。

    谢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谢管事是个聪明人。”

    谢军一听便想到二少爷是看出了自己的小心思。正踌躇着要如何辩驳,又听谢珞说道:

    “聪明人难道会不是明白人吗?我能考中府试案首,将来中举不在话下,甚至中进士也是大有希望。待我中了进士,朝中又有伯父照应,可谓是前程远大。谢管事拒绝我提携你的儿子,你自说是不是明白人?”

    谢军支吾着说道:“小的会让老爷答应的。”

    谢珞抬起直视他,说道:“你明白个中道理,心里也希望你的儿子能跟着我,只是你有所顾忌,怕有人威胁你,让我父亲知晓你有吃里扒外之嫌?”

    谢军并不惊慌,不紧不慢的回话:“小的不明白二少爷的意思,小的岂敢对不住老爷。”

    “当真是可笑至极。”

    这时,传来谢瑾的声音,他掀开身上的薄被,坐起身子看向谢军,嗤笑道:“谢管事自以为跟了我爹二十多年,此事无论谁说,我爹都不会信。只是你没看透,只要二兄说,我爹就会信。”

    谢军一阵沉默,他明白此话的意思,只要二少爷插手,此事信与不信已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二少爷不喜自己,他明白老爷多看重二少爷。适才二少爷胆敢顶撞老爷,换作平时,老爷早就罚他跪下,再抄写千遍谢氏子弟的戒律。

    “小的明白了。”谢军忽然站起身恭敬的行礼。

    谢珞问道:“谢管事明白什么了?”

    谢军小心翼翼的说道:“小的全听二少爷的吩咐。犬子就拜托二少爷了。”

    “谢管事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谢珞又问。

    谢军忙道:“小的会尽心尽力帮助夫人作为回报二少爷的恩德。”

    谢瑾来到他的身前,伸手轻拍他的肩膀:“良禽择木而栖,这是你做的最明智的选择,二哥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你观我大哥,兴许举人能考中都是幸事。”

    “三少爷说的是。可是老爷若知晓小的……”谢军支吾着将话说一半就打住。

    谢珞淡淡一笑:“谢管事多心了。这种事情,你认为他们真的敢说?”

    谢军再行一礼:“是小的想岔了。多谢三少爷提点。”

    谢珞温和的说道:“谢管事何需如此客气,你照顾父亲多年,也算是我们兄弟二人的长辈。往后还要劳烦你多照顾我娘。”

    “好了,谢管事记住自己说的话,无事请回吧。”谢瑾说道。

    “小的明白,那小的就告退了。”

    待谢军出去过后,谢瑾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小人尔,不足深信。”

    谢珞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势利小人最是重利,能否把控好他,就看你能不能给他心中渴望的。”

    谢瑾和她对视半晌,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家中已经不必再担心,谢管家是娘的陪嫁管事,谢军也已经投向咱们。我牵挂着师傅,进京了前要回一趟陵山书院。”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