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2: 用心良苦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最快更新名门荣光最新章节!

    而今可就对不住了,我不乐意,谁也给不了你想要的,因为我会竭力阻止。眼下来看,好言好语是不能让父亲打消念头了。

    谢珞面无表情的看向自己的父亲,语气有点阴阳怪调“父亲,大哥和珞儿都想去,两个都是您的亲生儿子,总不能厚此薄彼,我看不如就让大伯来决定吧。”

    儿子的言语竟是如此的不留情面,谢无风望着那张冷脸,顿时怒从心来,大声喝骂道“逆子!你的翅膀长硬了,你这是公然挑衅亲生父亲吗?”

    谢珞面色不变,嘲讽道“孩儿不敢!大哥自幼就深受您的疼爱,珞儿就让我这个做哥哥的疼他吧。”

    此番话才是直言顶撞,谢无风自知亏欠双生子,语气软了下来“莫提陈年往事,以往是为父不对,疏忽了你们兄弟。此次为父是替谢家着想,你大哥才学比珞儿更好,珞儿……”

    谢珞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珞儿在我心中比谢氏重要,只要有我在,谁也不准委屈他。”

    梁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凄苦,嚎啕痛哭着说“老爷素来偏心,从不待见我的儿子,妾身想问您一句,珞儿不是您的儿子吗?”

    谢无风一怔,夫人的性子要强,从不在自己面前哭泣,眼下见着她哭的如此伤心,竟是有些慌了。

    杨氏见她惺惺作态,出言讥讽“姐姐真是昧着良心说话,老爷何曾对你的儿子不好,吃穿用度可是有短缺了什么吗?”

    一直缄默不言的谢瑾冷冷的看向杨氏,大声喝斥道“杨氏,你是什么身份?何时轮到你说我娘的不是。”

    杨氏被他凶横表情吓得一惊,双手紧捂着胸口,身子不自觉的往后倾。

    谢琢见状,霎时怒气上涌,一手指着谢瑾怒嚷道“谢珞,你竟敢对长辈不敬?”

    “都给我住口!”

    一家之主的一声暴喝过后,正堂中静寂无声,沉静半霎,谢无风叹息一声,“你们都出去吧,夫人留下。”

    谢无风见他们都出了去,扭头看向还在落泪的发妻,轻声安慰道“夫人莫哭了。”

    梁氏用帕子抹干了眼泪,眸光直视着他,嘴角露出悲切的苦笑“老爷若是讨厌看妾身哭泣,那妾身就不哭了。老爷要是不喜珞儿,让珞儿也过继给大姐,咱们夫妻缘分也尽了,和离之后,给你的爱妾爱子腾挪地方,让你们一家子和和美美。”

    谢无风急着解释道“夫人,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为夫不会答应和离,我岂会不喜珞儿,我是替谢家着想,珞儿的学识不如琢儿的好,进入国子监的机会让给琢儿,将来的家业就让珞儿继承。”

    “老爷”梁氏扭捏着,甜糯糯的唤了一声。

    “唉~”谢无风惊讶莫名,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梁氏怒着嘴,白了他一眼“老爷就是偏心眼儿,家业本就该嫡子继承,除非再出一位宰辅,珞儿就甘愿让贤,莫说要更好的先生教学方能成才,当年的老太爷也未进过国子监。”

    谢无风愣住了,此刻他的脑海中正在琢磨着夫人这是怎么了?适才是哭,这会儿是撒娇?再有就是换作以往,夫人一见面就要跟自己大吵大闹一番,刚才忍了许久都不曾出言顶撞自己,这可不像夫人的性子。

    梁氏见他愣着不出声,捏着帕子掩嘴轻笑一声“老爷,你觉得妾身变了?”

    谢无风呵呵傻笑两声,“夫人是变了。”

    梁氏又捏着帕子掩嘴笑着,心里腻歪的紧,奈何她发现丈夫似乎就爱吃这一套?她感觉到丈夫从未对自己表露过的温情了。

    “妾身反思过自身的不是,往后再也不顶撞你了。当年妾身一眼就瞧上了你,发誓此生非你不嫁,可嫁了你又不知珍惜,数十年如一日的吵闹,让你烦心,是妾身错了。”

    “夫人说错了,夫妻之间岂会有一个人的错,为夫也是错了。”谢无风一时无法适应夫人温情脉脉的表心迹,竟是有些手足无措。

    梁氏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呆子,怎么都是错,妾身都拎不清你的意思,依妾身看,咱们都没错。往后咱们夫妻好好过日子,再也不吵不闹。”

    谢无风收下眉眼,心神一荡,迅捷的伸出手握住梁氏的手背,看着她娇羞的神色,低沉的嗓音说道“夫人一路舟车劳顿,今晚早些回房休息。”

    往日里见面就吵闹的夫妻,这回相处竟是情意浓浓,旁人不晓得,有些人正暗爽等着看好戏,有人却为此担忧,谢瑾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双手抛着瓷枕玩,忽然开口说道“不知你爹娘谈些什么,一会儿准要大吵大闹。”

    谢珞也是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看他玩瓷枕,嘴里嘟囔道“你娘不会吵闹的,适才你就没有发现?”娘若是真的有所改变,从此夫妻琴瑟和鸣,也算是全了小娘的心愿。

    小桃放下手中缝补的衣裳,抬起头来,一脸惊奇不已“是啊!奴婢躲在堂外看见了,夫人转了性子?”

    谢瑾一愣,停下手中的动作,想了想才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娘也会转性子?”

    谢珞看着他说道“你娘用不着你操心,你就不担心自己?”

    “三少爷说的是,二少爷刚才也不帮帮三少爷。”小桃一想起此事,就气不打一处来。

    谢瑾无声的笑了笑,却不言不语。

    小桃等不到回话,气鼓鼓的说道“奴婢问你话呢,你就甘心将国子监的名额给谢琢?如今你还看不出他是狼子野心?”

    谢瑾索性拉起被子蒙着头,不欲理会。他不想说自己就要看妹妹维护自己时的模样,脑海中回想八岁那年,珞儿明白男子与女子的区别,整整一年都是郁郁不欢,小小年纪就害了心病,成日里忧忧愁愁的,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唯有在帮助自己的时候,精神气十足。为此,自己佯装不学无术,让妹妹操心了十余年。

    谢珞怔怔的看着他的脑袋缩进被子里,皱着眉问道“谢瑾,你就直说你想不想进国子监。”

    “我听你的话。”被子里传出一句嗡嗡话音。

    “那就听我的。”谢珞微微一笑,微笑维持片刻,又皱了皱眉“咱们都进京了,留下娘在家中,我不太放心。”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