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1:府试榜首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最快更新名门荣光最新章节!

    “中了!中了!”小秋人小个子高,一眼便瞧见了榜首大位置,欣喜若狂的叫嚷着“二少爷中了案首,连中二首啊。”

    小秋的大嗓门盖过了嘈杂喧嚣声,连中二首这句话引起了在场学子们的好奇心,一时间,羡慕,嫉妒,欣赏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两张相同的脸庞。

    “中了!第二十六名。”郭玉明兴奋的难以自持,似笑似哭的表情甚为滑稽。

    “我也中了,五十六名”

    “我中了,四十一名。”

    “我中了第二十九名。”

    紧接着颜真、方大同和钟鼎良三人相续惊呼出声。

    谢瑾身边围拢站在一起的学子有五人考中,又是吸引了周遭学子们分个眼神看过来。

    “谢瑾,郭玉明?是咱们书院礼字课堂的同学。”

    “郭玉明也能考中第二十六名?”

    “快看,乐字课堂的郑容又是屈居谢瑾名下。”

    “礼字课堂的学子怎地就能考中,咱们过去问个究竟。”

    在渐渐散去的人潮中,约莫有数五十余名学子向谢瑾等人走过来,他们刚才的议论,谢瑾等人都听的真切。

    “敢问哪位是谢瑾年兄?”

    “他是”谢珞兄妹不约而同的互指着对方,在他们愣神片刻之时,转身就往外挤出去,一路与神色沮丧的学子们擦肩而过,谢珞的心中敲响了警钟,三千四百人争夺六十二个名额,可谓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府试尚且如此,乡试和会试更是难乎其难。

    思及此,因夺得府试案首而升起的愉悦心情,瞬间消散。

    想到府试案首,谢珞眼睛一亮,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她停下脚步正要问,却听见小桃欢快的声音“郭公子,我家少爷下的重注可去收钱了?”

    谢瑾笑道“我正想问来着。”

    郭玉明还未从考中府试的狂喜中缓过神,一路跟来都是咧着嘴傻笑。

    小桃见状,垫起脚尖在他耳边喊道“郭公子,赶紧去领我家少爷赢的钱。”

    郭玉明回神,说道“我正想带你们去来着。”

    没有上榜的同窗均是苦着脸,马东林说道“郭兄去帮我等领钱,我等就不去了。”

    “我也不去了,先回客栈。”考中的三位同窗也先后表明不去。

    瞅着黯然离去的几位同窗,谢珞不会可怜他们,都是自己的选择。

    “待会儿拿了钱,我请你们去吃一顿好的。”郭玉明豪爽的说。

    小桃忙拒绝道“今日夫人会到府城,我家少爷拿了钱就要回去。”

    郭玉明沉吟片刻,说道“既然你们有事,那就先回去吧,我会派人给你们送去。”

    “有劳郭兄了。”

    谢珞兄妹告别了郭玉明,就回谢宅。

    刚进入院子,谢珞兄妹就听见正堂中有妇人吵吵嚷嚷的声音,小桃一听就晓得是谁,欣喜的笑容瞬间散去,沉着脸说道“姨娘也来了,这回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兄妹两人未说话,一前一后进了正堂。

    正堂中,谢无风坐在上首,坐在他的身侧是梁氏,杨氏坐在下首,谢琢恭敬的站在她的身后,几人的脸色均是阴云密布。

    梁氏见到儿子进来,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忙起身走向两个儿子,边走边道“我儿回来了。”

    “孩儿见过娘亲。”

    梁氏拉着两个儿子的手,听见两声熟悉的叫唤,眼角迸出泪花,“娘想你们了,才几日不见,娘瞧着你们怎么都瘦了。”

    谢珞露出笑脸“娘瞧错了,我们兄弟都长胖了才是。”

    “咳咳”谢无风轻咳两声,打断母子间的叙情,急切的发问“瑾儿,你可中了榜首?”

    “回父亲的话,孩儿中了榜首。”谢珞恭敬的回答道。

    谢无风闻言,激动的猛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说道“好!好啊!我儿真是才学出众。”

    梁氏也是喜不自禁,拉着谢珞的手,一个劲儿的就说“好好好。”

    谢琢望向谢珞,脸上笑意浓浓“恭喜瑾儿夺得府试案首。为兄真替你高兴。”

    杨氏心中暗恨,语气酸溜溜的说道“姐姐快坐下说话,再是高兴也不能一直杵在那儿啊。”

    梁氏脸色一沉,双目瞪着她喝斥道“你给本夫人住口!一个妾室竟敢教训我,让你坐下已经是给了你儿子的脸面,莫要不知好歹。”

    “老爷”杨氏紧咬着嘴唇,眼泪汪汪的看着谢无风。

    谢无风斜睨了她一眼,又看向梁氏,面色温和的说道“夫人坐下说话。”夫人的这番话已经来来回回说了好几遍,一开始是有些动怒,听着就习惯了。

    丈夫不帮那贱人说话,梁氏心中不禁得意万分,回头看了一眼丈夫,顺从的点了点头,领着两个儿子走过去坐下。

    杨氏幽怨的往着谢无风,顿感心中埋怨都怪这贱人生了一个好儿子,

    谢无风有意不看杨氏,扭头看向谢珞,犹豫半天才缓缓道“瑾儿,大哥是四品官职,他的名下可以让一位后辈子侄进国子监读书,为父想让你大哥去。”

    梁氏正要开口说话,谢无风毫不客气的瞪了她一眼“妇道人家别插嘴。”

    谢瑾听闻此言无动于衷。

    谢珞一听,霎时怒气填胸,脸上却不露分毫,她轻声问向谢琢“大哥怎么看?你觉得是该让三弟去还是你自己去?”

    谢琢颇费踌躇,心中吃不准他为何要问自己,是否该像往常那般假意推托,此事关乎自己一生的大事,国子监有最好的先生,最重要的是,在国子监读书的都是有真才实学之人,不然就是贵门子弟,能有此机会认识这些人,可以为自己增广人脉。

    踌躇半晌,谢琢决定直言“大哥想去,我如今的学业难有精进,更需要好的先生教学。”

    谢珞装模作样的沉吟片刻,叹息一声才道“大哥请听我一言,大哥的学业再是难有精进也比珞儿的精进,珞儿此生或许只能走荐官这一条路,而大哥可以从科举入仕,国子监的名额,大哥应该让与珞儿才是。”

    谢琢被这番话呛的一窒,心中焦急不安,却一时语塞。

    瞧着他那张焦躁的表情,谢珞的心中冷笑连连,遇到关乎人生大事的试探,就让你撕下平日里那张仁义的面皮,如若你假意推辞几次,我还会信了你,遂了你的愿。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