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门荣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9: 诗会 . 6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知府脸色郁郁,憋闷的叹息一声:“此诗必会流传出去,这是借机替老贼增名望,助老贼封侯。”

    林毅飞冷哼一声:“真是沽名钓誉之徒!”

    魏文轩似是没有听见二人的话,面容平静无波。

    谢珞心中也在叫好,太好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郑容当真要写出这种诗文来,他想要借题发挥,利用诗句的意蕴强势撑起诗的品质又可替人刷名望,原以为是一举双得,他岂知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场中的叫好声渐息,刘烨拿起最后一首诗文,垂首细看,眼眸渐渐的眯起,看了许久不作声。

    谢瑾大声催促道:“刘前辈,为何不念?”

    “你为何不念?”庆阳郡主高声喝问。

    刘烨的目光久久不肯离开手中的诗文,听闻有人催促,不得不朗声念道: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传闻一战百神愁,相看白刃血纷纷。

    谁道南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这首诗足以流芳百世,谢瑾当得今晚的魁首。”说完,刘烨放下诗文就走,他自问不能留下看某人的得意嘴脸。

    “确实能流传百世。”谢瑾缓慢走出人群,迎向众人投来的目光,边走边道:“富饶的水域江山都已绘入战图,百姓想要打柴割草度日而不得。还请君主莫要再用封侯立名嘉奖以策动将军,一代名将脚下是千万枯骨。

    传说一旦开战连众神灵都发愁,战场上的雪亮白刃都是血迹斑斑,此句彰显战争的残酷。最后一句讽刺那些自我沉醉于太平盛世的人,胡乱说长道短。”

    谢瑾说完,忽闻有人抚掌叫好,只见林毅飞走入场中,对着谢珞抱拳一礼:

    “谢公子所写的诗文堪称传世之作,国、民、君、将皆已写入诗文。诗句意旨深刻,一字一句全是血泪。一将功成万骨枯此句更是写得入木三分。‘一’与‘万’、‘将军荣’与‘万骨枯’鲜明对比,令人触目惊心。”

    谢珞欠身还一礼,谦虚道:“这位公子谬赞了,区区拙作难登大雅之堂。”

    这时,庆阳郡主也迈步走入场中,昂首绕着人群走一圈,站定后说道:“谢公子的拙作远胜在场的佳作,你们觉得如何?”

    在场众人都附和称是,亲近郑容的文士犹豫半晌也是违心应声。这首诗确实是传世之作,若是昧着良心说不是,会惹人笑话。

    庆阳郡主满意的笑了,不屑目光的瞟了一眼郑容。

    写出‘佳作’的郑容,此刻被气的几欲吐血,他阴沉着脸,看向谢珞问道:“谢瑾,你是人是鬼?”

    谢珞自是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却故作不知,一脸茫然:“郑公子此言何意?”

    郑容一字字道:“你居然能知晓我脑海中浮想的诗文?”

    “我的兄长已经赢了,多说有何益?”谢瑾冷着脸说道。

    庆阳郡主一脸轻蔑的笑容:“本郡主瞧他是不服输。”

    “我又输了。”郑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说罢,他垂首深吸一口气,一个‘又’字饱含辛酸,不堪回首的往事加在一起也不如这次输的彻底。郑容再深深的吸一口气,挥去脑海中的颓意。

    抬起头时,脸色平静的看着谢珞,“在下告辞。”

    林毅飞望着远去的背影,不屑道:“此人的诗文历数将军功劳请封侯,你的诗文劝君看薄将军功劳,只看将军脚下的累累白骨。寓意深刻的嘲讽坏了他的好事,是人都会心生恨意。你一定要小心此人,我观此人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谢珞看了他一眼:“平南王世子的信中说道将帅争功,我只想写一首诗恶心那位主将。只是我这首诗可与平南王世子有碍?”

    林毅飞微笑道:“不会,这首诗是你写的,而世子正为你的功劳一事据理力争。这首诗说不得还会有助于世子。”

    “瑾儿,有话出去再说。”

    蓦地,听见父亲的声音,谢珞乖巧的应诺,跟父亲走了出去。她倒是没注意自己这些人站在场地中央任人围观,让人说长道短。

    谢无风领着兄妹二人往来路走,谢瑾停下脚步,叫道:“父亲,这是出去的路,您这就要回去?”

    谢珞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父亲。

    谢无风顿足,扭头看了他一眼,不悦道:“为父就是要回去。”

    “那大哥呢?”谢瑾问道。

    谢无风哼了一声,撩下一句便走,“你大哥和两位贤侄留下,你们跟为父回去。”

    谢珞郁闷说道:“父亲的口气不容置疑。认命吧。”

    谢瑾再是不情愿也无可奈何,只能跟在身后。

    谢无风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古树后面走出两人,正是郑容和那名陌生的男子。

    幽暗的树影下,传来郑容的声音:“罗将军,学生敢说谢无风父子都已暗中投靠平南王世子,否则谢瑾不会陷害严将军。”

    “我知道了。”

    闻言,郑容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心中的苦闷消散不少。严守明是个心胸狭窄又好勇斗狠的愚莽夫,他还有一个特别的嗜好,谢瑾你且等着。

    ………………

    父子三人回到谢宅,被守在院中的五名孔武有力的壮汉请到宅院正堂,入眼见到有两人分主次端坐在堂中。

    坐在上首主位的人见他们进来,反客为主的开口道:“三位请坐。”

    莫不是进错别人的宅院了?

    谢珞蹙眉:“请问平南王世子,你们是如何进来的?”

    林毅飞答道:“我们自己开的门。”

    “林兄的言下之意是让人翻墙进来的?”谢珞语气有些不善。

    谢无风连忙出言呵斥:“瑾儿不得无礼。”

    林毅飞站起身,朝他作揖行礼:“谢叔父无需介意,我视小瑾为自家兄弟,我们兄弟之间相处就是这般随和。”

    谢珞不看他,向谢瑾递去一个眼色。

    谢瑾轻轻点了点头,他扭头看向谢无风说道:“父亲,林公子寻二兄有事。咱们先进内堂等会儿。”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