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不当炮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9章 翻船的快穿者3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www..com ,最快更新快穿之不当炮灰最新章节!

    看别人对安然,比对自己要好多了,有些新人不明所以,心里自然就有些不舒服,想着这个苏安然,一边跟严少交往,一边还跟那个当红大明星罗奕不清不楚——拜绯闻的轰动效果,这些新人都认出来了安然的身份,不过她们不知道安然还跟其他人交往,只以为她在跟罗奕不清不白——就这样的人,这些人还捧着她,严少也是的,都不甩了她,这是脑子进水了吗?自是满肚子不服气。

    新人不明白,不过那些跟着金主时间比较长,知道严肃是把苏安然当女朋友的,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倒也见怪不怪了,不过心里也觉得,苏安然脚踩两条船,严少还不生气,没踹了她,甚至对她比以前还好,也觉得严肃脑子可能进水了。

    但这些老人,自然不会跟新人说,安然惹不得,毕竟这些新人,都是她们的潜在竞争对手——无论是这些新人被现在的金主抛弃了,还是她们被现在的金主抛弃了,都得重新另找金主,而有钱人就这么多,指不定哪天她们就要抢同一个人,可不是竞争对手?

    于是当下这些老人,只看着那些新人,有些露出不爽的表情来,就不由期待,想看这些新人跟安然闹起来,她们好看热闹。

    这热闹还真看成了,毕竟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不是没有,但要真是美貌与智慧并存,早自己有成就了,也不需要被这样的纨绔包、养,所以在这儿的,大多是花瓶美人,并没多少智商的。

    正因为空有美貌,没有智慧,所以会看不清楚情况,跟安然闹,也很正常。

    却说当下严肃几人叫了酒菜,开始推杯换盏,你敬我我敬你起来。

    安然修炼了武功,就算原身酒量不行,她有武功也照样能行,只要喝不了,就将喝下去的酒,从指尖逼出来就行了。

    况且这帮人喝的还只是啤酒,那就更没问题了。

    虽然没问题,不过她很少喝,别人敬她,她都是举起杯子沾沾唇意思意思。

    不过严肃的那群狐朋狗友,没哪一个为难她,因为都知道她是严肃的正经女朋友,不敢怎么着她的。

    倒是那群狐朋狗友的女伴,不少人被灌酒,那些女伴,自然不敢不喝,于是很快,一个两个的,都喝的有些醉醺醺了。

    不大会儿,安然去洗手间解决人生三急,就有个喝醉了酒的王小姐,觉得胃里不舒服,也跟着去了。

    等安然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王小姐在那儿吐的天昏地暗,看她出来了,在洗手,大概是也吐的差不多了,也跟着过来洗手。

    “真不知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些人那样捧着你。”突然,王小姐在一边开了口,说起了话。

    这个王小姐,本来就有点没脑子,这会儿又喝多了酒,看安然仍然是一副清醒、状态良好的模样,而自己,喝醉了,吐成了这样,胃里难受,本来就不爽的心情,看着依然一派清清爽爽的安然,彻底爆发了,才会这样含酸吐言。

    安然洗手的动作顿了顿,没接腔,她没必要跟这个女人吵什么,反正她们又不常见面,再者,搞不好下次她那金主身边,就不是她了,那就更见不着了,既然如此,浪费口水吵什么呢。

    王小姐看安然不搭理她,觉得安然是看不起她,更不高兴了,当下便冲着安然道:“喂!跟你说话呢,什么人啊,傲的跟什么似的,还不搭理人。说到底,你不就是跟我是一样的人吗?傲什么傲啊,看他们捧着你,你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那你能嫁进严家吗?严少会娶你吗?不会娶你的话,哪天把你甩了,你跟我,又有什么区别呢?有什么好得瑟的啊。”

    还不及安然说什么,门外已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娶苏安然呢?”

    从门口进来的,正是看安然一时没回来,怕她出了什么事,所以找了过来的严肃。

    那正在叨叨着找安然麻烦的王小姐看严肃出现,不由脸色一白,大脑顿时清醒了几分。

    她虽然早就不爽安然,敢找她的麻烦,但也仅限于私下,可不敢当着严肃的面,要不然,严肃要是跟她的金主提了,她的金主将她踹了可怎么办?毕竟她的金主对她又不像严肃对苏安然那么重视,她走就走了,他还能找到下一个,反倒是她,想找新的金主,又要花费心思,才能找一个,要是一时没找到,说不得就得有好几个月没人养,她要坐吃山空了。

    所以这会儿王小姐看自己找安然的麻烦,被严肃看到了,自然脸色发白,生怕他会跟她的金主表达不满,让她的金主将她踹了。

    但她不敢跟严肃提要求,让他不要跟她的金主说什么,所以当下只能苍白着脸。

    严肃却没管她,只看向安然,道:“我看你一时没回去,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原来是被人找麻烦。”

    安然笑道:“是啊,走吧。”

    “等一下……”王小姐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于是当下便惶恐地挤上前,解释道:“我喝多了酒,导致乱说话,还希望苏小姐能原谅我,不要生气。”

    这自然不是真心话,因为酒后吐真言,她说的,其实就是她一直在心里想的。

    好在安然和严肃都没兴趣搭理她,所以两人都没看她一眼,也没听她的话停下来,迳自走了出去。

    两人这样的态度,自然叫王小姐对安然越发不满,对安然越发不高兴了,但这时她的心情,已经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之前她对安然不高兴,敢找她的麻烦,但这会儿她再怎么不高兴,心里想的也是,自己的金主会不会将她甩了。

    好在严肃和苏安然两人似乎没提她的事,这让有些惴惴不安的王小姐稍稍松了口气,暗道看来自己多虑了,估计她在人家眼里,就是个小角色,人家根本不会在意她的。

    但她根本没多虑,因为,她再怎么是小角色,但骂了别人,还指望别人不会反击,那简直不可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