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不当炮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6章 翻船的快穿者29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www..com ,最快更新快穿之不当炮灰最新章节!

    看严肃败下阵来,罗奕冷冷地道:“我总没左拥右抱过,你总该给我个交代!”

    “交什么代?你跟那么多女人搂搂抱抱又亲又啃,还炒cp,跟我这也不遑多让!”安然道。

    “那是演戏!你跟我谈之前,明知道我做的是什么,还跟我谈,这说明你默认同意我这样做;而你,跟我谈之前,我可不知道你还有其他这么多男朋友!”罗奕看安然不但不道歉,不悔过,竟然还反咬一口,不由生气了,便这样道。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以前我不介意,后来我介意了,所以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准备跟你分手?”

    看其他人还有话要说,安然便道:“除了严肃,你们四人,我都提过分手的话,是你们自己不愿意的,既然不愿意,现在又何必怪我脚踩几条船?”

    安然知道这事其实是原身不对,只能尽量狡辩,至于有没有效果,那就不知道了。

    她只知道一点,她合计过了,她现在有钱有闲,更妙的还没工作,就算将这些人全得罪了,也不用担心日子过不下去,然后公司被人施压,炒了她的工作,所以她怕什么?

    不过原身的心愿是,化解修罗场,好好过一生,她能满足后面一点,前面一点要是满足不了,可能这个任务就要失败。

    好在她的确早就提出了分手,是这些人不愿意分手,所以现在这样的修罗场,多多少少还能说点名堂来,要不然,要是像原身那样,没说分手的事,就修罗场了,的确不好说话。

    想到这儿,为了化解修罗场,安然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于是又粉饰道:“同时跟几人交往,的确是我不对,其实我就是想广撒网,看谁更适合我,这不,看有不合适的,我就提出了分手,并不是想脚踩几条船。”

    “哼,你没跟严肃说分手,这意思是说,你觉得严肃适合你了?他那样一个无能的纨绔子弟都适合你,我反而不适合?”宇文皓不快地道。

    安然说广撒网,他能接受,但,他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五个人里,他是被分手的那一个!这对一向在女性中所向披靡的宇文皓来说,自然是不能容忍的事。

    而一边的严肃,本来生气安然反诘,说他能同时泡好几个网红嫩模,她同时交几个男朋友,凭什么不可以,这会儿听了宇文皓这话,不由一愣,然后心中的气愤便慢慢散了去,接着甚至高兴起来。

    对啊,安然没说跟自己分手,至于她脚踩几条船……呃,她说的对,他以前也干过这样的事,大家都是一类人,他的确没什么立场说她。

    这样一想,只要安然跟其他人分手,跟他在一起,他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于是当下便道:“我怎么就不适合然然了,起码我没一个白月光初恋,也没一个家里不愿意的老妈!我妈听说我谈女朋友了,哪怕知道我女朋友出身低,也乐意的很,从没说过鄙视我女朋友出身的话,还让我赶紧将人带回家给她看看,你妈对然然是这样好的态度吗?至于我是无能的纨绔子弟……我爷我奶我爸我妈我姐全都很能干,我不需要像你那样辛苦做事,就能好好享受生活,这不是挺好的吗?凭什么说我?就算我是纨绔子弟,我又没吃你家大米。”

    刚才安然跟几人说分手的事时,将几人的情况说了,所以他知道安然为什么想跟宇文皓分手。

    宇文皓听了严肃的话,气的差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没想到严肃一听说自己不在分手行列,一下子就反水了,还得意了起来,当下不由冷冷地道:“你就不在意她同时交往五个男朋友?”

    严肃心道,怎么不在意,但,这不是别人都是在分手行列,他不是吗?这就够了,他是胜利者!于是当下严肃便得意洋洋地道:“然然说的对,我以前不也同时有过好几个女人,我能做得,她当然也能做得,只要她跟你们分手,跟我在一起后,不再这样就行了。”

    “谁说我要跟安然分手的?”一边一直没吭声的李玄章,突然出声,道。

    严肃看了他一眼,不由冒出不妙的预感来。

    刚才几人堵住安然讨说法,宇文皓、罗奕和沈铎都气炸了,一个两个的都在讨伐安然,但,李玄章似乎没说什么。

    刚才场面混乱,他没注意到,现在仔细想想,李玄章的确没说什么。

    这,姓李的莫不是也不介意苏安然脚踩五条船,也照样想娶苏安然?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这竞争压力可就要大了啊。

    好在……姓李的家里肯定不会同意他娶苏安然的,这样一来,自己的机会还是更大的,毕竟安然刚才不是说了嘛,家里不愿意的,她不想嫁。

    不过……他能想通并且不介意安然还有其他人,是因为安然说的,他以前也曾同时泡过好几个女人,他想着的确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他想通了,不介意了,这个李玄章,他又是怎么想通的?

    搞不清楚李玄章怎么想的严肃便试探地问道:“你不在意然然这脚踩几条船的事,还想跟她在一起?”

    李玄章斜睨了这个不着调的严肃一眼,道:“谁说我不在意的。”

    同在京城,严家也有从政的,所以李玄章是知道他们家的,就像宇文皓看不起严肃一样,李玄章这样的成功人士,自然也是看不起严肃的,所以看严肃问他,他看着他的样子,就是一副很瞧不上的样子,只不过他城府深,顶多是那态度让严肃感觉不舒服,却没说任何不好听的话,让严肃就算不舒服,也不能说什么。

    “既然在意,那你还不打算跟安然分手?”

    “在意,不代表就要分手。”李玄章道。

    没人知道李玄章是怎么想的,其实他想的很简单——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得到!所以哪怕介意苏安然做的这些事,他也不会跟她分手,便宜了严肃那小子的,毕竟别人可能还在纠结,要不要跟苏安然在一起,但看严肃的样子,是一点也不纠结,他是真愿意跟苏安然在一起的,这自然就不行了,只有他甩别人的份,别人跟他分手,门都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