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不当炮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3章 翻船的快穿者26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现在看样子是成功了,苏奶奶中风了,但程度不狠,就是不能说话,行动虽然不麻利了,但还能走动,这不错,有苏爷爷照看着,暂时还不需要苏妈侍候。

    同时,不会说话了,苏奶奶就算想帮苏叔苏婶找自己要这要那,也帮不上忙了,毕竟都说不出来了,还怎么帮?

    因苏奶奶出事了,所以安然便回了一趟老家,一来,作为亲生奶奶出事了,不回去看一下不合适;二来,她还需要拿掉苏奶奶身上的霉运符,她现在这样可以了,不能再继续倒霉了,免得出事。

    这一次回家,苏奶奶果然没再废话那么多了,一来是说不了话了,想说也有心无力了;二来,主要也是自己生病了,没心情管小儿子家的事了。

    倒是苏叔苏婶还在打听严肃的事,安然随便敷衍了两句,她可不想吹什么,免得苏叔苏婶害了更多人家的姑娘。

    这次回来,她看苏堂弟拿苏堂妹的彩礼,买了辆车,然后因为苏叔苏婶吹她的缘故,有不少人家觉得,虽然苏堂弟整天爱打游戏,不工作,还没房子,但他爸妈有工作,养着他,这样一来,他没工作也没什么了,至于房子,安置房也是房嘛,然后他堂姐还谈了那样一个大有来头的男朋友,也是嫁得的。

    因想到了这些,愿意跟他们家相亲,然后她就看着苏堂弟,天天开着车约会,很是担心会因此害到不少人家的姑娘,自然不能吹什么,让苏叔苏婶知道了,添油加醋,在外面吹的更厉害,然后骗了更多不知道内情的人家。

    因苏奶奶没什么事,很快安然就从老家回了来,这时便看到京中发生了一件大新闻:刘家倒台了。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调查,警方公布了刘家各项违法犯罪情况,刘家上上下下,不知道收押了多少,资产也是查封的查封,追缴的追缴。

    因为说不清来源的财产太多了,国家追缴之后,自然将刘家上上下下通过不正当来源财产买的房产全都查封拍卖了,导致刘小姐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好像一条丧家之犬似的。

    她要知道有今天,估计打死她也不会再找安然的麻烦了吧。

    先前找安然麻烦的时候总是觉得,她们刘家很厉害,而苏安然只是个小人物,依刘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收拾一个那样出身的小人物,还不是容易的事么,所以便肆意辱骂。

    哪知道会踢到铁板上去呢,要知道会踢到铁板上,估计刘小姐也不会这样做了,毕竟捧高踩低,一向是她所在的圈子,生存的规则。

    不光刘家倒台了,刘小姐姐妹团成员,除了那些她们以前看不上眼的富二代,从政的,不少也都查出来有问题,也都倒了,也跟她一样,成了丧家之犬。

    刘家倒台了,但自然不可能所有人都收押了,毕竟有些人并没从政,贪、污腐、败的事也就无从谈起了,于是这会儿,便聚在一起讨论。

    “这肯定是有人针对咱们家,要不然不会这样搞我们。”有人道。

    不少人赞同这个观点,不过也有人反对道:“我倒觉得不像是针对咱们家,而是针对老三家的闺女,毕竟咱们家的事,不是一开始就有人举报咱们家,是从曝光老三家的闺女那些丢人现眼的事开始的,曝光了她的事,导致不少网友发现了她的身份,觉得她炫富用的东西超出了咱们家应得的水平,才跑去举报,然后让咱们家倒这么大霉的,所以我不觉得这是谁有意针对咱们家,完全是受了她的连累,带来的无妄之灾,要不然真要有意针对咱们家,完全可以将三哥那些人犯的事直接捅到上面,哪需要这样曲折。”

    这人的推断,不少人也赞同,既然赞同,就不免对带来了这一堆祸事的刘小姐不满了,当下便道:“也不知道她得罪了谁,让对方这样整她。”

    “能查的出来么?”

    “查了,没查出来是谁下的手,不过我怀疑,是李家小子下的手。”

    “怎么这么说?”

    “在这个事发生前,老三家的丫头,正在跟一个所谓的小三掐架,而这个小三的账号,据我们所知,正是李家小子的女朋友,我估计是老三家的丫头,组织人在网上兴风作浪,说人家是小三,骂的太厉害了,对方不高兴了,跟李玄章哭诉了,李玄章就出手收拾老三家的丫头了,然后咱们被连累了。除了他,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谁,会这样收拾老三家的丫头。”

    “要说还真有可能,那这李家小子,心也太黑了!”

    “所以我才说,可能是李家小子下的手,但因没证据,就只能这样想想,不敢怎么着他的。”

    况且就算想怎么着他,也办不到啊,毕竟刘家现在倒台了,还能怎么着他?

    虽然不能怎么着李玄章,但能怎么着刘小姐啊。

    一想到都是受了她的连累,刘家才会倒台,刘家上下对刘小姐还有刘小姐家人的态度就很差了,让成了丧家之犬,所以跑去投靠的刘小姐一家很是被人欺负了一顿。

    以前只有她们欺负别人的份,从没被人欺负过,现在被人欺负了,才知道,原来被人欺负的滋味,这样不好受,要早知道……算了,提早知道做什么呢,就算早知道了,她们估计也不会相信,自己家落到这种田地,还照样会欺负苏安然的。

    不过就算被欺负,刘小姐现在也没心情管了,毕竟比起她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害的她都不敢出门了,被人欺负真不算什么。

    而就在这时,苏安然状告她们造谣诽谤的事,法院也送来了传票。

    这种事算小事,毕竟法院不会公开审理的,她不怕的,至于赔偿,也不过就是几万块,不会要求赔太多的,这么多,她还是赔的起的,毕竟家里再怎么穷,也不至于几万块都拿不出来。

    而结果比她想像中更好——苏安然只要求她们每人赔偿两万块,两万块,她们自然是拿的出来的,就算拿不出来,卖掉一个包包,也是还得起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