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不当炮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7章 翻船的快穿者20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然看宇文夫人这样干,不由想笑,想着没想到自己还能碰到被人拿钱打发走这样的经典剧情!

    安然愣住了,一时没说话,却让宇文夫人以为安然嫌这么多不够,当下拿出支票本,刷刷刷又写了一张,道:“再给五百万,一共一千万,不能再多了。”

    要不是无论她怎么劝,儿子就是不愿意跟苏安然分手,显然儿子还恋着这个狐狸精,要不然她根本不用出这个钱,毕竟只要儿子不喜欢对方,她还怕什么呢。

    而只要苏安然拿了这个钱,到时她把这事跟儿子一说,让儿子看清这女人贪钱的模样,到时肯定就不会再喜欢她了。

    安然看着那两张支票,心里在想着一个问题:她是准备跟宇文皓分手,所以可能会接受宇文夫人的支票,那些经典剧情里,女主或者女配没打算跟男主分手,男主也喜欢她们(不喜欢她们的话,男主们的妈妈也不用跑出来砸钱让人滚了),既然如此,那些有骨气,把支票撕了,不拿钱的也就罢了,那些拿了钱的,安然就想不明白了,她们干嘛要收钱离开,既然拿着钱,说明还是挺看重钱财的,既然这样,直接嫁给男主不好么,到时得的钱不是会更多?

    宇文夫人不知道安然在思索这样一个毫无逻辑的问题,当下看安然一直没说话,便不耐烦地道:“苏小姐,做人要知足,可不要太贪婪!你的出身我查过,家里穷的叮当响,这一千万,对你来说,已经很多了!”

    虽然原身父母是双职工,两口子工资加起来,怎么也算小康家境了,但他们赚的那点钱,对宇文夫人来说,显然是穷的叮当响的。

    至于安然自己,她没详查,毕竟在她看来,安然还年轻,肯定赚不了多少钱,主要还是看她的家庭情况,所以她并不知道安然最近中了大奖,也并不知道安然住在哪儿,毕竟她没去房产局那边查安然的名下房产,所以这会儿便以为,这一千万,对安然来说是天文数字,她会动心的。

    安然经历了那么多世界,多少钱没看过,自然不会因这么点钱就动心。

    虽然没动心,但,既然人家非要她收下,那她就收下吧,一来省得没收钱,宇文夫人不放心;二来,也许自己收了钱,宇文夫人回去再在宇文皓跟前说一说自己的坏话,宇文皓就厌恶自己了,愿意分手了呢,所以当下安然便将那支票一拿,扬了扬手中的支票,笑道:“那行,多谢宇文夫人出手大方!”

    宇文夫人看她真的将一千万拿了,不由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想着她就说这女人看上的是自家儿子的钱,自家儿子还不承认呢,现在看看如何,一千万,她就将自家儿子卖了,高高兴兴拿着一千万走了。

    当下看安然走了,宇文夫人便打电话,跟儿子说了这个“喜讯”。

    “妈跟你说啊,妈的眼光还真没错,你那女朋友,就是看上你的钱了,我刚才给她一千万,让她跟你分手,她立马就答应了,拿着钱走了……”

    话未完,就听那边传来一声怒吼:“什么?!”

    宇文夫人以为儿子听说安然看到了钱,就同意跟他分手的事生气,当下便安慰他道:“儿子,别生气,天涯何处无芳草,天下多的是好女孩,她喜欢钱,看到了钱,连分手都愿意,这样的姑娘,分了好,下一个会更好,儿子,你值得更好的。”

    越说,宇文夫人还越感性了起来,觉得自己看了不少心灵鸡汤,这会儿果然有用,随口就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谁让你这么做的?!你知不知道就在这之前,安然就闹着要跟我分手,我正想办法,想把她留下来呢,你倒好,竟然轰人走,这下就算她本来只存着一分走的想法,现在被你这样一闹,也要变成十分了!妈,这是我好不容易看上的一个人,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要棒打鸳鸯?非要我一辈子不结婚,做个孤家寡人才快活?”

    宇文皓简直是欲哭无泪,安然正因她长的像自己的初恋,觉得自己把她当替身了,闹着要跟自己分手呢,自己好不容易才将她安抚下来,没吵着马上就分手,结果!他妈竟然拖他的后腿,给人一千万,将人打发了,这不是插他一刀么?!简直了!

    “…………”宇文夫人听儿子这样说,才知道原来儿子刚才那声怒吼,不是生苏安然的气,是生自己的气,当下不由说不出话来了,尤其是儿子后半截说的那些话,让宇文夫人不由语塞,当下不由呐呐,道:“怎么就会孤家寡人,这世界,谁离了谁活不下去啊,你现在能喜欢苏安然,将来也能喜欢别人,这有什么。”

    “就算这样,这也不是你随意干涉我的人生的理由,现在是文明社会,不是几百年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请你尊重我的选择,好吗?我不是你的提线木偶,请不要拿你的那一套要求我!让我过的不快活!”

    宇文皓平常对母亲也是很尊敬的,只是今天太伤心了,所以就有些口不择言了。

    这些话,可以说,说的很严厉了,听的宇文夫人既尴尬又难受。

    不过她也知道,这事自己办的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了,但这不是因为,宇文皓是她唯一的儿子,看唯一的儿子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她心里不舒服,再加上看对方出身不好,就更不想对方进门了,所以才这样干的吗?

    她本以为,儿子再怎么喜欢对方也是有限度的,自己只要将人赶走了,儿子再喜欢,看在自己这个老娘不喜欢的份上,也不会再继续了。

    哪知道儿子根本没因为她不喜欢,就此罢手,相反,还说了她呢,这让她自然难受,想着怎么啦,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要这样说你的妈妈,我白养你这么多年了!

    她本想指责儿子怎么能这样跟她说话,但听的出儿子很痛苦的宇文夫人,顿时也开不了那个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