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不当炮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6章 翻船的快穿者19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堂妹这边没事了,那边苏大姑家和陈慧,就开始朝外放消息,说外祖家那边的表姐,马上就要做京城严家的孙媳妇了,就期盼着这些消息,能给苏大姑家还有陈慧带来好处。

    罗家为了攀上京城严家,让罗亮追求陈慧,让陈慧发现了安然发达对自己的好处,起码,她能找到更好的亲事了,虽然这好处是安然带来的,让她很不舒服,但能有好处自然是好事,所以她便一边心里不舒服着一边利用着安然的好事,给自己找男朋友添加筹码。

    不光苏大姑家,几乎所有跟安然沾亲带故的人家,都这样干,做的最厉害的,不用说了,自然就是苏叔苏婶家。

    他们到处宣扬自家侄女即将嫁进京城豪门严家,还甭说,还真有人贪图这层好处,准备将女儿嫁给本来可能找不到老婆的苏堂弟。

    而看自己一下子从无人问津,变成了炙手可热,苏堂弟没趁着这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老老实实选个女朋友,却挑花了眼起来,一下子嫌这家家庭条件不好,那家姑娘长相不好,家庭条件不错,长相也不错的,他又嫌人家脾气不好,于是一时也没定下来。

    不过好在他还只有二十五岁,苏叔苏婶觉得,他年龄还小,不着急,随他慢慢挑。

    虽然在利用安然男朋友的背景谋好处,但对安然也有好处——自从知道要利用安然的男朋友给自己家谋福利后,苏叔苏婶再不敢对安然如何了,也不敢撺掇着苏奶奶继续找安然的不是了,相反,还热情关心安然,就想跟安然把关系搞好,也省得没搞好,将来在别人面前,安然不搭理他们,会影响他们给儿子找亲事。

    不光苏叔苏婶对安然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其他人都是这样,都像苏叔苏婶一样想的,怕自己跟安然关系不好,自己吹安然的男朋友多有背景,安然不搭理他们,到时外人知道他们关系不好,不会巴结他们,他们就要谋不到好处了。

    不说老家那边的情况,却说安然带着严肃回京城后,还没来得及跟他提分手的事,就见有人找上门,却是宇文皓的妈妈给她打电话。

    “苏小姐,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希望见你一面。”那边宇文皓的妈妈声音有些冷,道。

    “我随时都有时间。”安然道。

    安然有预感,宇文皓的妈妈找自己不是什么好事,只怕是准备逼自己跟宇文皓分手的,既然这样,那她自然要尽快跟她见面,这样一来,就能快一点顺理成章跟宇文皓分手了。

    至于她跟宇文皓的妈妈没见过面,对方为什么知道她的号码……像他们这样的有钱人,查这个太简单了,她根本不用惊讶。

    “那行,这样,明天上午,XX茶室。”宇文夫人道。

    “行吧。”安然答应了。

    因为有人找上门,安然要准备明天的事,便暂时没跟严肃说,跟他分手的事,准备先将宇文皓解决了再说。

    所以当下本准备一回来就跟严肃提分手的事,因为宇文夫人中途插了进来,便宣告中断。

    好在安然也还没想到,怎么提跟严肃分手的事,所以倒也不是那么着急。

    第二天上午,安然如约来到XX茶室宇文夫人说过的包厢。

    门是关着的,安然上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进来。”

    安然拧开门把手,进了去。

    然后就看到正对着门坐着个姿态雍容华贵、穿衣打扮一看就写着我很有钱的贵夫人。

    她在搜集资料时,已看过她的照片,自是一下就认出来,这贵夫人正是宇文皓的妈妈,宇文夫人。

    此时这位宇文夫人看自己进来了,便用挑剔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自己,而后便露出看不上的鄙视模样。

    安然当作没看到她打量货物的表情,来到她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坐下来前,好歹应该问我一声,你可不可以坐吧?没问一声就坐了下来,没一点家教。拉椅子的时候,不知道轻一点?拉的哗啦啦响,没素质!就你这样的家教和素质,还好意思跟我儿子在一起,企图麻雀飞上枝头做凤凰?简直是做梦!”

    安然一坐下,宇文夫人就好一顿指责,一看就是个刻薄的。

    要换了个普通姑娘,估计要被未来婆婆这一顿指责吓坏了。

    但安然可不怕她,当下便淡淡地道:“那你儿子眼光真不怎么样,竟然喜欢一个没家教没素质的女人,而你显然也不怎么样,因为竟然生了个眼光不怎么样的儿子。”

    看安然不但没因听了自己的话,变得惶恐不安,相反,还敢反唇相讥,宇文夫人差点气昏了,当下气的手都有点抖地指着安然,道:“别仗着我儿子喜欢你,就有恃无恐,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是不会同意你进门的!现在,立刻,马上,跟我儿子分手,以后不要再跟他联系了!”

    宇文夫人本来就不同意儿子跟苏安然在一起,现在看苏安然这样横,自然就更不愿意了,生怕安然进了门,以后在宇文家作威作福,压她一头。

    安然自然是同意分手的,但这个同意,也要有个方式方法,人家一说就同意,指不定对方觉得自己在敷衍,搞不好是骗她的,又或者相信自己说的,但看自己那么快就同意,觉得自己看不起她的儿子,到时又要生出波折来,这,无论哪种都不太好。

    所以安然听宇文夫人果然像自己想的那样,是来逼自己跟宇文皓分手的,当下并未马上同意,而是淡淡地道:“我是跟宇文皓谈,又不是跟你谈,现在不是一百年前封建社会,现在恋爱自由,婚姻自由,所以,我跟宇文皓交不交往,关你屁事,你有什么权力干涉。”

    看安然这样伶牙俐齿,宇文夫人就更不愿意看她嫁进来了,这会儿看安然这样说,自然生气,但她懒得跟她吵了,于是当下便拿出支票本,写了个金额,推给安然,道:“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